112 年度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系研究所碩士班考題
  • 社群分享
班\組別: 刑法組
科  目: 刑法
年  度: 112
全卷點數: 0 點  下載考題(免費)
點閱次數: 781
銷售明細: 28
一、甲是乙的上司,甲長期覬覦乙的外貌,不間斷追求想一親芳澤,總被乙拒絕。某日公司有一高層職務出缺,甲利用其有絕對人事決定權向乙表達,如果乙願意與其一起出國旅行,並於旅行期間同意兩人性行為的發生,乙可以獲得該高層職務,且兩人回國後,各自如舊生活,互不牽扯。乙長考後,雖然覺得甲言行噁心,但受不了該高層職務出缺的難得機會,於是答應甲的邀約,兩人同至北海道度假。入住飯店時,乙儘管內心極不願意,仍在先前約定的條件下,與甲發生性關係。不料在性行為過程中,甲為了滿足自己所謂「窒息式性愛」的性慾,竟勒住乙的脖子與乙為性行為。乙一開始雖不舒服,但仍勉強忍住,後來乙感覺呼吸困難,將甲推離並明確表示不接受這種方式與甲續行性行為。但甲被性的快感沖昏頭,竟在明知「窒息式性愛」對方有高度死亡風險下,強行壓制乙且繼續兩人的性行為。一段時間後,甲發現乙臉孔發黑四肢不動,才驚覺乙竟然已經氣絕身亡。甲不知所措,心中極為後悔,但事已至此,甲將乙的身體裝入旅行用的大行李箱,趁人不知將行李箱丟進飯店附近水池中,甲以最短時間離開日本回到台灣。一段時間後乙的屍體被人找到,經法醫解剖檢驗後,確認乙為生前落水死亡,原來甲將乙的身體中裝入旅行箱丟棄水中時,乙只是昏迷,甲卻不知,如甲及時將乙就醫或不將乙棄至水池,乙應當不會死亡。試問甲的行為應刑法規定如處。50%
二、X 於二十年前開始與友人合夥在甲市乙區經營電子遊藝場,由 X 負責電子遊藝場的營運,收入頗豐,在甲市丙區也開了分店。其後,X 甚至於 2015 年起跨足營建業,為了設立建設公司與推動建案,向金主即多年好友 A 借款新台幣(以下同)5000 萬元(借期至 2022 年 12 月 15 日止),並用自己繼承的土地及座落其上的獨棟房屋作為擔保,向 A 設定最高限額 5500 萬元的最高限額抵押權。X 並在上述最高額抵押權的設定外另與 A 簽訂不動產買賣契約,約定與 A 約定上述借款如屆期未獲清償,X 願意將上述不動產(包含土地與地上房屋)所有權移轉登記予 A。X 取得 A 所提供之資金後,開始積極在甲市尋找可以都更的對象合作,並且於 2019 年的下半年起透過實質上由自己經營的丁建設公司推出建案銷售。然而,因為從 2020 年起遭遇疫情,T 公司所推的建案的銷售表現不佳,且 X 在甲市乙、丙區的電子遊藝場生意也因為疫情一落千丈,導致 X 手邊資金急遽減少,終在 2022 年 8 月初達到無資力清償向 A 所借 5500 萬元債務的狀態。為籌措資金,X 乃向 A 佯稱,找到可以以較低利息貸款的銀行融資管道,但是在貸款金額上因為 X 所能提供擔保的土地還有順為較前面的 A 的抵押權存在,所以希望 A 能夠先塗銷抵押權,才能借到較高額的款項。X 並向 A 佯稱待抵押權塗銷後取得銀行融資款項,一定先清償對 A 的債務。A 因與 X 多年交情,不疑有他,遂同意並將印鑑章及印鑑證明等資料交予 X 所指定的代書,完成塗銷抵押權登記事宜。然而抵押權塗銷後,X 未向銀行辦理融資,而是其後數日透過代書牽線將原作擔保用的土地與其地上房屋,以 7000 萬元價格售予 B。並且,X 在取得 B 給付的買賣價金後,又因為預期疫情將較為緩和,遂再於甲市戊區規劃新設一家電子遊藝場,並以其友人 Y 作為人頭經營者。但是 X 考慮到甲市現任市長 Z 政策為盡量減少電子遊藝場且暫緩發給新的電子遊藝場營業執照,因此為了在戊區能順利取得開設電子遊藝場所必要的營業執照,X 乃透過友人介紹認識 Z,在逐漸熟識 Z 之後,X 乃於參與 Z 所主辦的甲市府慈善晚會與 Z 同席的機會中,與 Z 約定若 Z 協助讓甲市發營業執照予欲開幕於戊區的新分店,則 X 會提供 500 萬元的「選舉零用金」予 Z。Z 同意後,X 即在 2022 年 10 月要 Y 向主管機關即甲市經濟局提出核發營業執照的申請。經濟局承辦人收件後,在確認本件以 Y 名義所提出之申請案合乎法規後,仍層層上簽指出本件申請雖然合乎法規,但與市府當前政策不相侔,而請示是否應核發執照。收到此一公文之 Z 即在公文上批示可以儘速對此案核准發給電子遊藝場營業執照,於是承辦人即將營業執照核發。2022 年 12 月 15 日 X 對 A 的借款債務屆清償期後,A 因 X 自塗銷抵押權後全無聯絡,也未還款,心中存疑,乃向共同友人打聽才得知 X 竟將被塗銷抵押權的土地與房屋賣與他人。A 遂憤而向檢察官提起告訴,經檢察官偵查後發現上述事實,遂將 X、Z 提起公訴。試問:本件 X、Z 的行為應如何論罪?(50%)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