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解新訊 - 國防
  • 社群分享
第一筆上一筆下一筆最末筆筆數:7/103
請求權時效於修正後陸海空軍軍官士官服役條例第 50 條規定施行前已完成,債權消滅,法律關係終結,基於法律不溯及既往原則,已無修正後新法適用之可能
2022-06-14 [ 評論數 0 篇]
裁判字號:109年度上字第980號
案由摘要:退除給與
裁判日期:民國 111 年 05 月 05 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行政程序法 第 111、131 條(110.01.20)
          行政訴訟法 第 5、8 條(110.12.08)
          民法總則施行法 第 18 條(110.01.13)
          陸海空軍軍官士官服役條例 第 31、41 條(91.06.05)
          陸海空軍軍官士官服役條例 第 50 條(107.06.21)
          陸海空軍軍官士官士兵退伍除役及退除給與審定作業規定 第 15 條(98.06.11)
          陸海空軍軍官士官士兵退伍除役及退除給與審定作業規定 第 10 條(105.03.22)
要  旨:107 年 6  月 21 日修正之陸海空軍軍官士官服役條例第 50 條規定,雖
          將退除給與請求權時效延長為 10 年,致公法上請求權之時效有新舊規定
          。然依民法總則施行法第 18 條關於民法請求權新舊時效適用規定,於公
          法上請求權之時效有新舊規定時,自有類推適用餘地。是請求權時效於修
          正後軍官士官服役條例第 50 條規定施行時未完成者,自得適用修正後規
          定接續計算時效期間 10 年;然若請求權時效於修正後新法施行前即已完
          成,債權因此消滅,法律關係終結,基於法律不溯及既往原則,已無修正
          後新法適用之可能。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最高行政法院判決                      109年度上字第980號
上  訴  人  李駿樂                                     
訴訟代理人  葉智幄  律師
被 上訴 人  國防部陸軍司令部
代  表  人  徐衍璞              
訴訟代理人  賴盈達 (兼送達代收人)     
            饒明訓                      
            王桂澪                      
上列當事人間退除給與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109年8月13日
臺北高等行政法院108年度訴字第1913號判決,提起上訴,本院
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上訴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理  由
一、被上訴人代表人由陳寶餘變更為徐衍璞,茲據新任代表人具
    狀聲明承受訴訟,核無不合,先予敘明。
二、上訴人原係陸軍政戰上尉,於民國94年3月23日申經被上訴
    人以94年6月17日鄭樸字第0940012026號令(下稱94年6月17
    日令)核定其服現役年限退伍,自94年7月1日零時生效,並
    將其退伍令及陸海空軍軍官士官退伍除役輔導就業人員退除
    給與結算單(下稱結算單)轉由桃園縣後備司令部(後改制
    為桃園市後備指揮部)於退伍生效日發給上訴人。嗣上訴人
    於108年6月11日陳請被上訴人確認前揭結算單有效與否等疑
    義,經被上訴人108年7月15日國陸人勤字第1080017082號函
    (下稱108年7月15日函)復略以:「臺端結算單係本部於94
    年4月25日收辦原服務單位國立陸軍高級中學來文,經審案
    內附件『志願役軍官、士官及士兵支領退伍除役給與申請書』
    ,其中『退除種類之結算單欄位』為臺端用印,故本部依據核
    發結算單均合乎相關法令與行政規則」等語,上訴人不服,
    以被上訴人108年7月15日函未依法答復其相關疑義及應確認
    所核給之結算單無效為由,提起訴願,經訴願決定不受理後
    提起行政訴訟,上訴人於臺北高等行政法院(下稱原審)10
    9年5月20日準備程序時變更訴之聲明為:被上訴人應給付上
    訴人新臺幣(下同)1,317,438元,及自本起訴狀繕本送達
    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案經原
    審108年度訴字第1913號判決(下稱原判決)駁回後,上訴
    人遂提起本件上訴,並聲明:原判決廢棄;被上訴人應給付
    上訴人1,317,438元,及自本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至清
    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    
三、上訴人起訴主張、被上訴人在第一審的答辯,均引用原判決
    的記載。
四、原審斟酌全辯論意旨及調查證據之結果,以:
  上訴人於94年3月23日填具「志願役軍官、士官及士兵支領退
    伍除役給與申請書」時,確於該申請書「退除給與種類」欄
    中之「退除給與結算單」欄位內用印,有該申請書附原處分
    卷可稽,並經上訴人於原審行準備程序時自承。又人事官主
    責相關人事業務,其提供相關法規依據或分析相關權利行使
    之利弊得失等意見供上訴人參酌,僅屬參考性質,上訴人對
    於退除給與權利為切身之利害關係人,應考量其本身的條件
    與需求審慎選擇,非他人所得置喙,亦無因原先之決定事後
    不符個人期待而推諉他人,是上訴人於申請退伍時既明確選
    取領取結算單,則被上訴人據以依規定發給結算單,自屬有
    據。
  上訴人退伍時(下稱行為時)陸海空軍軍官士官服役條例(
    下稱軍官士官服役條例)第31條第1項規定,係在軍、士官
    退除時應發給退除給與之原則下,於但書設有得依未領退除
    給與轉任公職之退員意願,發給結算單,俾其日後將軍職年
    資併同公職年資之規定,其性質上係法律賦予退除軍、士官
    支取退除給與或領取結算單之公法上選擇權。又依行為時陸
    海空軍軍官士官士兵退伍除役及退除給與發放作業規定(下
    稱退除給與發放作業規定)第15點第4款規定可知,退除軍
    、士官不僅得選擇支取退除給與或領取結算單,且於選擇領
    取結算單之情形,尚有5年的「猶豫期間」,亦即退除軍、
    士官於退除當時,即使不具備其他公職之任用資格,亦得於
    退除時選擇領取結算單,如於退除後5年內無法擔任其他公
    職者,仍得依退除當時給與標準請求核發退伍金;相較於10
    5年3月22日修正發布之陸海空軍軍官士官士兵退伍除役及退
    除給與審定作業規定(下稱退除給與審定作業規定)第10點
    第1款規定,已修正為退除軍、士官必須取得公務人員各等
    級考試錄取通知,始得申領結算單,不再設有如修正前5年
    「猶豫期間」之規定,是對於退除軍、士官而言,修正前之
    規定顯然較為有利。
  依行為時軍官士官服役條例第41條第1項規定,上訴人於94年
    7月1日起退休並經被上訴人核定其退休年資,上訴人已取得
    核發退除給與之請求權,被上訴人依上訴人之意願緩發退伍
    金而核發其結算單,縱上訴人於退伍後欲改行支領退除給與
    ,亦應於其退伍之次月起5年內行使退除給與請求權,然其
    既已逾法定時效,則其本於已消滅之請求權起訴請求被上訴
    人核發退除給與,於法自屬無據。另基於法安定性之考量,
    違法之行政處分,除有行政程序法第111條所定情形而為無
    效之行政處分外,並非當然無效,於依法解消其效力前,均
    仍有其規制效力。本件被上訴人核定上訴人退伍及發給結算
    單之處分(被上訴人94年6月17日令)既仍有效存在,上訴
    人復未於其退伍之次月起5年內行使退除給與請求權,則無
    論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核發結算單違法一節是否可採,其並
    無請求依退除當時給與標準核發退伍金之權利,是其訴請被
    上訴人給付如其聲明所示之金額,自無理由。至上訴人於國
    防部之陳情內容不僅表明其「退伍前因考量未來將就教師一
    職,所以『依我個人意願』並未領取退伍金,而以領取結算單
    之方式」等語(原審卷第63頁),且依國防部函覆內容略以
    :(臺端)於94年7月1日退伍,當時因個人生涯規劃欲從事
    教職,未領取給與而領取結算單,臺端無須與本部任何單位
    聯繫,僅須妥慎保管結算單,俟退休前交由服務單位行文至
    原核退權責機關(各司令部)辦理軍職年資查註,由權責機
    關函證結算單中之未領給與年資,再併同教職年資辦理退休
    事宜等語,核與行為時軍官士官服役條例第31條第1項、行
    為時退除給與發放作業規定第15點第4款規定意旨相符,未
    見有何妨礙上訴人行使退除給與請求權之情,是上訴人主張
    因信賴國防部回覆內容而錯失領取退伍金之時效等語,亦不
    足採。綜上,上訴人既已於退伍當時選擇領取結算單,復未
    於其退伍之次月起5年內行使退除給與請求權,其請求權已
    罹於時效而消滅,則其本於已消滅之請求權起訴請求被上訴
    人核發退除給與,自難允許,乃駁回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
五、本院經核原判決尚無不合。茲就上訴意旨再論斷如下:
  所謂消滅時效,是指權利人就其已發生並得行使之請求權,
    長時間的不行使,在一定期間經過後,發生權利人因此喪失
    或不得行使該請求權之法律效果。時效制度之目的,係在督
    促權利人儘早行使權利,以維護權益,並使法律關係及早確
    定,以維持法律狀態之安定性,同時因權利行使而可避免日
    後舉證上之困難。因此自時效制度之規範目的、主張權利之
    現實困難、訴訟正確性之確保及行政效能之增進等,行政法
    律關係中,財產性質之請求權,無論公行政對人民或人民對
    公行政所有者,應皆有消滅時效之適用,始符合法律安定性
    之要求。各別法律中,已明文規定「消滅時效」及期間者,
    不僅有時效制度之適用,且期間長短應依各該法律定之,各
    別法律無明文者,始回歸行政程序法第131條關於時效之相
    關規定,此乃特別法優於通法之當然解釋。又行政程序法
    第131條第2項規定:「公法上請求權,因時效完成而當然消
    滅。」是以公法上請求權時效消滅之法律效果係採權利消滅
    說,無待債務人之抗辯,權利即告消滅。
  行為時軍官士官服役條例第31條第1項規定:「軍官、士官之
    退除給與,應於退伍除役時發給。但未領退除給與轉任公職
    者,得依其志願,將軍職年資併同公職年資,辦理公職人員
    退休。」第41條第1項規定:「軍官、士官請領退除給與權
    利,自退伍除役之次月起,經過5年不行使而消滅。但因不
    可抗力事由,致不能行使者,自該請求權可行使時起算。」
    可知,軍官、士官之退除給與,應於退伍除役時發給,但未
    領退除給與轉任公職者,其軍職年資,得依其志願,併同公
    職年資辦理公職人員退休。此乃賦予軍官、士官於退伍除役
    時享有得領取退除給與;或不領取退除給與,而於轉任公職
    時,將其軍職年資併同公職年資,辦理公職人員退休之選擇
    權。惟關於退除給與請求部分,為公法上請求權,為期法律
    之安定,行為時軍官士官服役條例第41條第1項設有時效期
    間,明文為自退伍除役之次月起5年,此自係行政程序法第1
    31條於102年5月22日修正公布關於人民對於國家公法上請求
    權10年時效之特別規定。
  107年6月21日修正,同年月23日施行之(下稱修正後)軍官
    士官服役條例第50條規定,雖將退除給與請求權時效延長為
    10年,致公法上請求權之時效有新舊規定。然依民法總則施
    行法第18條規定:「(第1項)民法總則施行前之法定消滅
    時效已完成者,其時效為完成。(第2項)民法總則施行前
    之法定消滅時效,其期間較民法總則所定為長者,適用舊法
    ,但其殘餘期間,自民法總則施行日起算較民法總則所定時
    效期間為長者,應自施行日起,適用民法總則。」此關於民
    法請求權新舊時效適用規定,於公法上請求權之時效有新舊
    規定時,自有類推適用餘地。是以請求權時效於修正後軍官
    士官服役條例第50條規定施行時未完成者,自得適用修正後
    規定接續計算時效期間10年;惟若請求權時效於修正後新法
    施行前即已完成,債權因此消滅,法律關係終結,基於法律
    不溯及既往原則,已無修正後新法適用之可能。
  經查,上訴人自94年7月1日起退伍,未領取退除給與而領取
    結算單緩發退伍金,因而取得轉任公職時得將軍職年資併同
    公職年資,辦理公職人員退休之權利;惟其退除給與請求權
    ,揆諸首揭法文及說明,於99年7月31日即已罹於時效而消
    滅。上訴人遲至108年11月20日始於原審向被上訴人請求退
    除給與,且未能提出有因不可抗力事由,致不能行使之情形
    ,原判決以其請求權已罹於時效而消滅,駁回上訴人之訴,
    於法尚無不合。原判決業敘明其判斷之依據及得心證之理由
    ,並就上訴人在原審之論據,何以不足採取,分別予以指駁
    ,核無違誤,自並無判決適用法規不當、判決不備理由或理
    由矛盾之違法。
  軍職人員退伍除役時,行為時軍官士官服役條例第31條第1項
    規定賦予其「即時取得退除給與」或「日後軍職年資併計於
    轉任公職年資以辦理退休」此選擇權,乃為避免人才流動停
    滯,藉由職域間體系年資得以互相銜接,使有意另尋職涯發
    展者毋庸顧慮因此喪失退休給與的期待權,鼓勵軍職人員轉
    任公職,而設此公職體系間轉任併計年資之制度。惟為避免
    法律關係長期懸而未決,而有退除給與請求權時效之規定。
    依行為時退除給與發放作業規定第15點第4款規定可知,退
    除役軍官、士官不僅得選擇支領退除給與或領取結算單,且
    於選擇領取結算單之情形,若5年內仍未轉任,其退伍金依
    退除當時給與,亦即退除役軍官、士官於退除當時,即使不
    具備其他公職之任用資格,亦得於退除時選擇領取結算單,
    如於退除後5年內無法擔任其他公職者,仍得依退除當時給
    與標準請求核發退伍金;相較於105年3月22日修正公布之退
    除給與審定作業規定第10點第1款規定,已修正為退除軍、
    士官必須取得公務人員各等級考試錄取通知,始得申領結算
    單,不再設有如修正前5年「仍未轉任」之規定,是對於退
    除役軍官、士官而言,行為時退除給與發放作業規定第15點
    第4款規定顯然較為有利。本件上訴人於退伍時選擇不領退
    除給與,而申請發給結算單,不論該結算單是否為行政處分
    ,然系爭結算單既係本於上訴人之申請而核發,又其於收受
    結算單後雖曾於95年10月10日向國防部陳情,然國防 部人
    事參謀次長室亦回覆告知行為時軍官士官服役條例第41條第
    1項退除給與請求權5年時效之規定,此為上訴人所知悉,上
    訴人任其退除給與請求權時效完成而消滅,論其實際,乃其
    選擇權行使之結果,且因其長時間不行使退除給與請求權,
    發生因此喪失行使該請求權之法律效果,本應風險自負,非
    得於行使選擇權後,且已罹時效消滅後,再以結果不符其經
    濟利益,而指結算單核發有誤。上訴人主張行為時軍官士官
    服役條例第31條第1項但書規定「未領退除給與轉任公職者
    」應限於「退伍前已取得公職任用資格且於退伍同時由軍職
    轉任公職者」而言。上訴人退伍時,被上訴人應發給上訴人
    退伍金,其無權且不能核發「結算單」而緩(停)發部分退
    伍金,行為時退除給與發放作業規定第15點給予退伍人員5
    年時間去取得公職人員資格之規定係無法律授權且擴大母法
    適用範圍,該規定逾越並牴觸母法而無效,原判決有判決理
    由矛盾及適用法規不當之違法云云,自無可採。又本院95年
    度判字第1948號判決意旨係就軍職人員已支領退休俸期間始
    再任公職,因不符合行為時軍官士官服役條例第31條第1項
    規定,而維持原審判決,與本件上訴人於退伍時未支領退除
    給與而選擇領取結算單之情節不同,自難比附援引,上訴人
    前開主張,亦無可採。    
  上訴人於退伍後確有任職教師職務,為原審依法確定之事實
    ,則上訴人雖未於法定5年請求權時效內請求退除給與,致
    請求權已罹於時效而消滅,然其本得依行為時軍官士官服役
    條例第31條第1項規定將軍職年資併同公職年資,辦理公職
    人員退休,上訴人自得以結算單將其曾任軍職年資併計於教
    職員任職年資,原判決駁回上訴人之退除給與請求,自無違
    誠信原則。上訴人主張其於108年4月15日以電話向國防部陳
    情,始被告知未具公職人員資格發給「結算單」係不合法,
    上訴人自得信賴之事實終了時起相當期限內行使其權利,原
    判決以上訴人請求退除給與已逾5年時效,有違誠信原則,
    其漏未審酌「結算單」附記欄所載內容,亦有理由不備之違
    法云云,自無可採。
  復按人民請求國家為一定之行為時,國家應為之行為,可能
    是法律行為,也可能是事實行為。如屬法律行為,可能為行
    政處分,亦可能為行政處分以外之其他法律行為。如屬行政
    處分者,人民即應依行政訴訟法第5條之規定,提起課予義
    務訴訟。如屬行政處分以外之法律行為或事實行為,則得依
    行政訴訟法第8條規定提起給付訴訟。至於事實行為中之金
    錢給付,須因公法上原因發生財產上之給付,請求金額已獲
    准許可或已確定之應支付或返還者為限,始得直接提起一般
    給付訴訟。上訴人雖經被上訴人審定退伍,然未領取退除給
    與而領取結算單,緩發退伍金,是其退伍金請求權難謂已獲
    准許可或已確定,尚難直接提起一般給付訴訟,而應提起課
    予義務訴訟以為救濟,原判決未闡明上訴人為正確訴之聲明
    ,雖有未洽,惟駁回之結論,則並無不合,仍應予維持。
  綜上所述,上訴人主張均無可採。原判決駁回上訴人在原審
    之訴,尚無違誤。上訴論旨,仍執前詞,指摘原判決違背法
    令,求予廢棄,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六、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行政訴訟法第255條第1項
    、第98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5     月    5     日
                    最高行政法院第一庭
                        審判長法官  吳  東  都  
                              法官  陳  秀  
                              法官  林  妙  黛
                              法官  侯  志  融
                              法官  王  俊  雄
以  上  正  本  證  明  與  原  本  無  異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5     月    5     日
                              書記官  張  玉  純

第一筆上一筆下一筆最末筆筆數:7/103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