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3.07.20

相關法條

民法(91.06.26)

第 629 條

交付提單於有受領物品權利之人時,其交付就物品所有權移轉之關係,與
物品之交付有同一之效力。

第 761 條

動產物權之讓與,非將動產交付,不生效力。但受讓人已占有動產者,於
讓與合意時,即生效力。
讓與動產物權,而讓與人仍繼續占有動產者,讓與人與受讓人間,得訂立
契約,使受讓人因此取得間接占有,以代交付。
讓與動產物權,如其動產由第三人占有時,讓與人得以對於第三人之返還
請求權,讓與於受讓人,以代交付。

海商法(89.01.26)

第 60 條

民法第六百二十七條至第六百三十條關於提單之規定,於載貨證券準用之
。
以船舶之全部或一部供運送為目的之運送契約另行簽發載貨證券者,運送
人與託運人以外載貨證券持有人間之關係,依載貨證券之記載。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臺灣高等法院 84年海商上字第 13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5 年 09 月 10 日
要  旨:
按載貨證券具有換取或繳還證券之性質,運送貨物經發給載貨證券者,貨
物之交付,憑載貨證券為之,即使為實際之受貨人,苟不將載貨證券提出
及交還,依海商法第一百零四條準用民法第六百三十條規定,仍不得請求
交付運送物,因此受貨人或其指定之人,不憑載貨證券請求交付運送物時
,運送人自得拒絕交付,苟不拒絕而交付運送物,即已侵害載貨證券持有
人之權利。又依海商法第一百零四條準用民法第六百二十九條規定,交付
載貨證券於有受領貨物權利之人時,其交付就貨物所有權移轉之關係,與
貨物之交付,有同一之效力。此項「交付」之效力,乃基於法律之規定而
發生,為民法第七百六十一條之特別規定,實為揭示載貨證券之物權效力
,故取得運送物之占有者,若未持有載貨證券,除有民法第九百四十八條
「善意受讓」之情事外,並不能取得運送物之所有權。運送人交付貨物於
實際之受貨人 (買受人) ,而不收回載貨證券時,仍不得以貨物已經交付
為詞,對抗載貨證券之合法持有人,申言之,載貨證券持有人仍得對於運
送人行使所有權人之權利,依海商法第五條準用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
項規定,運送物有喪失、毀損或遲到者,其損害賠償額應依其應交付時目
的地之價值定之。此項價值應以運送物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實際價值為準,
而申報進口證明書,係貨物領取人向瓜地馬拉海關所申報之價格,基於稅
捐之考量,低報情形普遍,尚難執為認定價格之依據,按以外國通用貨幣
定給付額者,債務人得按給付時給付地之市價,以中華民國通用貨幣給付
之,固為民法第二百零二條前段所明定,然此係債務人之權利,而非義務
,被上訴人請求上訴人得折付新台幣,於法不合。

裁判字號:臺灣高等法院 86年上字第 1653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7 年 05 月 14 日
要  旨:
「民事訴訟如係由原告主張權利者,應先由原告負舉證之責,若原告先不
能舉證,以證實自己主張之事實為真實,則被告就其抗辯事實即全不能舉
證,或其所舉證據尚有疵累,亦應駁回原告之訴」 (最高法院十七年上字
第九一七號判例參照) 。本件上訴人就其所主張之事實,僅提出載貨證券
及發票以證明其有出售鋁片與被上訴人之事實,惟按載貨證券係運送人或
船長於貨物裝載後,因託運人之請求而發給,海商法第九十七條定有明文
。次按依海商法第一百零四條準用民法第六百二十七條之結果,載貨證券
填載後,運送人與載貨證券持有人間,關於運送事項,應依載貨證券之記
載;又載貨證券填發後,運送人對於載貨證券持有人,固應依載貨證券之
記載負其責任,且在載貨證券持有人行使權利期間,託運人對運送人依運
送契約所得行使與之有關之權利,殆處於休止狀態,不能再予行使,但託
運人仍非完全脫離運送契約所定法律關係,此觀因託運人之通知不正確所
致之一切毀損、滅失及費用,依海商法第九十九條規定,託運人仍應負賠
償責任,運送人且得以限制其載貨證券之責任,對抗託運人;最高法院六
十五年台上字第三一一二號、七十三年台上字第一八九七號判決意旨可資
參照。再按載貨證券具有換取或繳還證券之性質,運送貨物經發給載貨證
券者,貨物之交付,憑載貨證券為之,即使為實際之受貨人,苟不將載貨
證券提出及交還,依海商法第一百零四條準用民法第六百三十條規定,仍
不得請求交付運送物。又依海商法第一百零四條準用民法第六百二十九條
規定,交付載貨證券於有受領貨物權利之人時,其交付就貨物所有權移轉
之關係,與貨物之交付,有同一之效力。此項交付之效力,乃基於法律之
規定而發生,為民法第七百六十一條之特別規定,實為揭示載貨證券之物
權效力,故取得運送物之占有者,若未持有載貨證券,除有民法第九百四
十八條善意受讓之情事外,並不能取得運送物之所有權。最高法院七十六
年度台上字第三六七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綜上所述,載貨證券實具有三
種功能,即運送契約之證明,收受貨物之收據,表彰運送物所有權
之物權證券;從而,託運人如無其他證據,尚不得僅以載貨證券做為其與
受貨人間買賣關係存在之證據。又依一九六四年海牙統一國際商品買賣法
第十五條規定:「買賣契約無須依書面或其他方式為之,得依證人之方法
證明之。」是本件上訴人既主張其與被上訴人間之買賣關係存在,且兩造
未簽訂書面契約,依前開規定及舉證責任分配之原則,上訴人自應就兩造
間買賣契約成立之事實負舉證之責。本件上訴人主張兩造間存在買賣關係
之事實已為被上訴人所否認,其所提出之載貨證券不得作為買賣關係存在
之證據,已如前述。另上訴人所提出之發票,此乃上訴人本于托運人之地
位單方面簽發之文件,隨同載貨證券,供提貨人之被上訴人提貨之用,並
非雙方之買賣契約。況被上訴人所購買之鋁片厚度僅三.0公釐,而該發
票上之鋁片規格有多種,他種規格應非被上訴人所需,更不能以之作為兩
造有買賣存在之證據。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