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3.07.20

相關法條

證人保護法(95.05.30)

第 14 條

第二條所列刑事案件之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於偵查中供述與該案案情有重
要關係之待證事項或其他正犯或共犯之犯罪事證,因而使檢察官得以追訴
該案之其他正犯或共犯者,以經檢察官事先同意者為限,就其因供述所涉
之犯罪,減輕或免除其刑。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雖非前項案件之正犯或共犯,但於偵查中供述其犯罪之
前手、後手或相關犯罪之網絡,因而使檢察官得以追訴與該犯罪相關之第
二條所列刑事案件之被告者,參酌其犯罪情節之輕重、被害人所受之損害
、防止重大犯罪危害社會治安之重要性及公共利益等事項,以其所供述他
人之犯罪情節或法定刑較重於其本身所涉之罪且經檢察官事先同意者為限
,就其因供述所涉之犯罪,得為不起訴處分。
前項情形,被告所有因犯罪所得或供犯罪所用之物,檢察官得聲請法院宣
告沒收之。
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第二項、第三項、第二百五十五條至第二百六
十條之規定,於第二項情形準用之。

中華民國刑法(100.11.30)

第 156 條

未受允准,招集軍隊,發給軍需或率帶軍隊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中華民國刑法施行法(98.12.30)

第 8-1 條

於中華民國九十四年一月七日刑法修正施行前,其追訴權或行刑權時效已
進行而未完成者,比較修正前後之條文,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規定。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99.11.24)

第 17 條

犯第四條至第八條、第十條或第十一條之罪,供出毒品來源,因而查獲其
他正犯或共犯者,減輕或免除其刑。
犯第四條至第八條之罪於偵查及審判中均自白者,減輕其刑。

刑事訴訟法(99.06.23)

第 156 條

被告之自白,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違法羈押或其
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得為證據。
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
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被告陳述其自白係出於不正之方法者,應先於其他事證而為調查。該自白
如係經檢察官提出者,法院應命檢察官就自白之出於自由意志,指出證明
之方法。
被告未經自白,又無證據,不得僅因其拒絕陳述或保持緘默,而推斷其罪
行。

第 158-3 條

證人、鑑定人依法應具結而未具結者,其證言或鑑定意見,不得作為證據
。

第 159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
證據。
前項規定,於第一百六十一條第二項之情形及法院以簡式審判程序或簡易
判決處刑者,不適用之。其關於羈押、搜索、鑑定留置、許可、證據保全
及其他依法所為強制處分之審查,亦同。

第 159-1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向法官所為之陳述,得為證據。
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
得為證據。

第 159-3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中有下列情形之一,其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
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經證明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
事實之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一、死亡者。
二、身心障礙致記憶喪失或無法陳述者。
三、滯留國外或所在不明而無法傳喚或傳喚不到者。
四、到庭後無正當理由拒絕陳述者。

第 159-4 條

除前三條之情形外,下列文書亦得為證據:
一、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外,公務員職務上製作之紀錄文書、證明文書。
二、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外,從事業務之人於業務上或通常業務過程所須
    製作之紀錄文書、證明文書。
三、除前二款之情形外,其他於可信之特別情況下所製作之文書。

第 161 條

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法院於第一次審判期日前,認為檢察官指出之證明方法顯不足認定被告有
成立犯罪之可能時,應以裁定定期通知檢察官補正;逾期未補正者,得以
裁定駁回起訴。
駁回起訴之裁定已確定者,非有第二百六十條各款情形之一,不得對於同
一案件再行起訴。
違反前項規定,再行起訴者,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

第 181 條

證人恐因陳述致自己或與其有前條第一項關係之人受刑事追訴或處罰者,
得拒絕證言。

第 183 條

證人拒絕證言者,應將拒絕之原因釋明之。但於第一百八十一條情形,得
命具結以代釋明。
拒絕證言之許可或駁回,偵查中由檢察官命令之,審判中由審判長或受命
法官裁定之。

第 260 條

不起訴處分已確定或緩起訴處分期滿未經撤銷者,非有左列情形之一,不
得對於同一案件再行起訴:
一、發現新事實或新證據者。
二、有第四百二十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第四款或第五款所定得為再
    審原因之情形者。

第 308 條

判決書應分別記載其裁判之主文與理由;有罪之判決書並應記載犯罪事實
,且得與理由合併記載。

第 361 條

不服地方法院之第一審判決而上訴者,應向管轄第二審之高等法院為之。
上訴書狀應敘述具體理由。
上訴書狀未敘述上訴理由者,應於上訴期間屆滿後二十日內補提理由書於
原審法院。逾期未補提者,原審法院應定期間先命補正。

第 380 條

除前條情形外,訴訟程序雖係違背法令而顯然於判決無影響者,不得為上
訴之理由。

第 425 條

為受判決人之不利益聲請再審,於判決確定後,經過刑法第八十條第一項
期間二分之一者,不得為之。

第 441 條

判決確定後,發見該案件之審判係違背法令者,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
得向最高法院提起非常上訴。

第 484 條

受刑人或其法定代理人或配偶以檢察官執行之指揮為不當者,得向諭知該
裁判之法院聲明異議。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550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10 月 06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四第三款所稱其他於可信之特別情況下所製
作之文書,係指在類型上,與同條第一款公務文書、第二款業務文書等具
有同樣高度可信性之其他例行性文書而言,例如被廣泛使用之官方公報、
統計表、體育紀錄、學術論文、家譜等是。而基於「備忘」之目的所製作
之日記帳,除已該當於商業帳簿之性質,可認係第二款特信性文書外,是
否屬於第三款其他特信性文書,必須就其製作過程具體地進行特別可信性
之情況保障性判斷,方足以確定,無從單憑文書本身為確認,亦與第一、
二款之文書一般均無庸傳訊其製作人到庭重述已往事實或數據之必要者有
別。參照英美法之「備忘理論」,此類型文書可信性情況之保障,應就其
內容是否為供述人自己經歷之事實(不論出於供述人本人或他人之記載)
,是否係在印象清晰時所為之記載,及其記述有無具備準確性等外部條件
為立證。從而製作人(或供述人)在審判中之供述,如與備忘文書之內容
相同者,逕以其之供述為據即足,該文書是否符合傳聞之例外,即不具重
要性(是否作為非供述證據之證據物使用,係另一問題),必也在提示備
忘文書後,仍然不能使製作人(或供述人)喚起記憶之情形,該文書乃屬
過去記憶之紀錄,即有作為證據之必要性,如其又已具備符合與第一、二
款文書同樣高度可信性之情況保障,始屬第三款其他可性信文書。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550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10 月 06 日
要  旨:
若證人可拒絕證言,法院或檢察官依刑事訴訟法第 186  條第 2  項規定
,於訊問證人之前,應履踐告知其得行使拒絕證言權之程序,惟行使與否
屬於證人之權利,非當事人所能主張,而證人出於任意性處分權之行使,
自可拋棄其拒絕證言權,故如證人不拒絕證言而為陳述,則非當事人所得
禁止。從而,若證人已事先陳明其願意陳述證言,應可推認已不行使其拒
絕證言權,即令檢察官或法院疏未踐行告知程序,而有瑕疵,按之同法第
380 條規定,當不得執為上訴第三審之理由,此與證人未予表明不行使,
檢察官或法院疏未告知證人拒絕證言權之情形,認為得構成上訴第三審之
一般理由者,尚屬有別。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5561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10 月 12 日
要  旨:
通訊監察之錄音,與供述證據性質不同,其係利用科技產物取得之證據,
是否具備證據能力,端以證據取得是否合法性為定,不適用傳聞排除法則
。故若取得證據之機械性能與操作技術無虞,錄音內容之同一性即無瑕疵
可指;又翻譯者之聽覺及語言之理解倘不成問題,譯文與錄音之同一性,
即無可非議。該通訊監聽之本質係搜索扣押之延伸,其取得證據之證據能
力有無,厥以監聽之合法性作決定,如係合法監聽所取得,不生欠缺證據
能力問題。此種監聽取得之證據,雖具有審判外陳述之外觀,但並不適用
供述證據之傳聞排除法則。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567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10 月 13 日
要  旨:
憲法保障人民之訴訟權,對刑事被告而言,防禦權為其核心之一。為抵抗
來自檢察官之有罪控訴,端賴具有專業知識之辯護人,協助被告促使法院
實踐其應負之客觀法律義務,進而動搖其不利於被告事項之判斷,藉以落
實無罪推定、武器平等等原則,以符合憲法對公平審判之要求。因此,使
被告獲得辯護人充分之協助,即屬被告防禦權之重要內涵。憲法既保障被
告獲得辯護人充分完足協助之防禦權核心內涵,法院基於刑事訴訟法第 2
條所課予之義務,不待被告之請求,自應考量使被告在該審級獲致辯護人
協助之可能,賦予其訴訟上權利為實質有效行使之機會,方足與強制辯護
規定之立法目的相契合。故強制辯護之案件,被告不服第一審之判決而提
起上訴,如其上訴書狀全然未敘述理由者,第一審或第二審法院命其為補
正時,均應於裁定之當事人欄內併列第一審之辯護人,俾促其注意協助被
告提出合法之上訴書狀,以恪盡第一審辯護人之職責,並藉以曉諭被告得
向第一審之辯護人請求協助之目的;倘被告未及經第一審辯護人之協助已
自行提出上訴理由,但囿於專業法律知識或智能之不足,致未能為契合法
定具體理由之完足陳述時,基於其有受憲法保障其實質獲得辯護人充分完
足協助之防禦權之權能,第二審法院於駁回其上訴前,仍應為相同模式之
裁定,始符強制辯護立法之旨。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5755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10 月 20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第 308  條規定,有罪之判決書應記載犯罪事實,其旨在辨別
犯罪之同一性,而得與他罪相區隔。是該犯罪事實,係指符合犯罪構成要
件之具體社會事實,如犯罪之時間、地點以及其他該當於犯罪構成要件而
足資認定既判力範圍之具體社會事實;又若犯罪事實之記載含糊籠統,而
不足以判斷與他罪之區別,或其適用法律正當與否之依據,即屬當然違背
法令,足以構成撤銷之原因。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575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10 月 20 日
要  旨:
證人保護法第十四條第一項規定:「第二條所列刑事案件之被告或犯罪嫌
疑人,於偵查中供述與該案案情有重要關係之待證事項或其他正犯或共犯
之犯罪事證,因而使檢察官得以追訴該案之其他正犯或共犯者,以經檢察
官事先同意者為限,就其因供述所涉之犯罪,減輕或免除其刑」。揆其立
法目的,係藉刑罰減免之誘因,以鼓勵刑事案件之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使
其勇於供出與案情有重要關係之待證事項或其他正犯或共犯犯罪之事證,
以協助檢察官有效追訴其他正犯或共犯。既稱因而使檢察官「得以追訴」
該案之其他正犯或共犯者,而非繫於必須將其他正犯或共犯予以判決定罪
,只要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所供情節並非明顯不合情理,亦非為圖減輕或免
除刑責,故意對與案情有重要關係之待證事項為不實之供述,或虛構其他
正犯或共犯犯罪之事證,因而使檢察官得以有效偵查起訴該正犯或共犯,
即有上開法條規定減輕或免除其刑適用之餘地。惟若於其他正犯或共犯所
涉案件被判決無罪之情況下,是否有減免其刑之適用,仍應釐清其無罪之
原因,究係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故意虛構犯罪情節,或係公訴人怠於舉證,
以致所提證據不足以證明犯罪,抑或有其他原因,致使該案其他正犯或共
犯獲判無罪,以決定有無前揭減輕或免除其刑法條之適用,尚不能因其他
正犯或共犯判決無罪,即遽認無上開法條之適用。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5796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10 月 26 日
要  旨:
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第一項第四款所定圖利罪,其獲利之人雖不以公務員
本人為限,尚兼及其他私人,但此私人,當指公務員違法圖使其人獲得利
益之受益對象,於官民勾結之情形,通常即為該相與勾結之人民或其指定
之人員,然此係自公家機關(構)之立場以作觀察,亦即公家機關(構)
因公務員違法行事,遭受損害或喪失應得利益,而相對應之一方(公務員
或上揭私人)則獲此利益。惟若該私人為與公務員勾結、獲利,必須犧牲
第三人之利益,或倘公務員依法處理,此第三人原可獲利,卻因違法勾結
,利歸勾結者,於此情形,縱然勾結者為促使該第三人讓步,私下協議償
付第三人成本(例如已提交公家之保證金),無非屬於勾結者和第三人間
之內部關係,既不能逕將勾結者給付第三人之成本,認作上揭構成要件所
稱之「利益」,尤難謂該第三人係公務員圖利之對象。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抗字第 887 號 刑事裁定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10 月 27 日
要  旨:
為受判決人之不利益聲請再審,於判決確定後,經過刑法第八十條第一項
期間二分之一者,不得為之;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五條定有明文。蓋為
受判決人之不利益聲請再審,具有再行追訴之性質;而犯罪之追訴有一定
期間之規定,因不行使而消滅,則為受判決人之不利益聲請再審,自應有
一定期間之限制,以避免遺受判決人以精神上之恐懼與痛苦。又聲請再審
係針對確定判決認定事實有誤而設之救濟程序,自不生偵查、起訴、審判
不能開始或繼續之問題;因此,此一期間並無追訴權時效停止規定之適用
。次按刑法施行法第八條之一規定:於九十四年一月七日刑法修正施行前
,其追訴權或行刑權時效已進行而未完成者,比較修正前後之條文,適用
最有利於行為人之規定。是自九十五年七月一日修正刑法施行後,關於追
訴權、行刑權時效之規定,應為修正前後刑法之比較,擇對行為人有利之
規定適用之。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