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3.07.13

相關法條

刑事訴訟法(102.01.23)

第 1 條

犯罪,非依本法或其他法律所定之訴訟程序,不得追訴、處罰。
現役軍人之犯罪,除犯軍法應受軍事裁判者外,仍應依本法規定追訴、處
罰。
因受時間或地域之限制,依特別法所為之訴訟程序,於其原因消滅後,尚
未判決確定者,應依本法追訴、處罰。

第 71 條

傳喚被告,應用傳票。
傳票,應記載左列事項:
一、被告之姓名、性別、年齡、籍貫及住、居所。
二、案由。
三、應到之日、時、處所。
四、無正當理由不到場者,得命拘提。
被告之姓名不明或因其他情形有必要時,應記載其足資辨別之特徵。被告
之年齡、籍貫、住、居所不明者,得免記載。
傳票,於偵查中由檢察官簽名,審判中由審判長或受命推事簽名。

第 77 條

拘提被告,應用拘票。
拘票,應記載左列事項:
一、被告之姓名、性別、年齡、籍貫及住、居所。但年齡、籍貫、住、居
    所不明者,得免記載。
二、案由。
三、拘提之理由。
四、應解送之處所。
第七十一條第三項及第四項之規定,於拘票準用之。

第 93 條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因拘提或逮捕到場者,應即時訊問。
偵查中經檢察官訊問後,認有羈押之必要者,應自拘提或逮捕之時起二十
四小時內,敘明羈押之理由,聲請該管法院羈押之。
前項情形,未經聲請者,檢察官應即將被告釋放。但如認有第一百零一條
第一項或第一百零一條之一第一項各款所定情形之一而無聲請羈押之必要
者,得逕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如不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而有
必要情形者,仍得聲請法院羈押之。
前三項之規定,於檢察官接受法院依少年事件處理法或軍事審判機關依軍
事審判法移送之被告時,準用之。
法院於受理前三項羈押之聲請後,應即時訊問。但至深夜仍未訊問完畢,
或深夜始受理聲請者,被告、辯護人及得為被告輔佐人之人得請求法院於
翌日日間訊問。法院非有正當理由,不得拒絕。
前項但書所稱深夜,指午後十一時至翌日午前八時。

第 102 條

羈押被告,應用押票。
押票,應按被告指印,並記載左列事項︰
一、被告之姓名、性別、年齡、出生地及住所或居所。
二、案由及觸犯之法條。
三、羈押之理由及其所依據之事實。
四、應羈押之處所。
五、羈押期間及其起算日。
六、如不服羈押處分之救濟方法。
第七十一條第三項之規定,於押票準用之。
押票,由法官簽名。

第 156 條

被告之自白,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違法羈押或其
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得為證據。
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
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被告陳述其自白係出於不正之方法者,應先於其他事證而為調查。該自白
如係經檢察官提出者,法院應命檢察官就自白之出於自由意志,指出證明
之方法。
被告未經自白,又無證據,不得僅因其拒絕陳述或保持緘默,而推斷其罪
行。

第 159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
證據。
前項規定,於第一百六十一條第二項之情形及法院以簡式審判程序或簡易
判決處刑者,不適用之。其關於羈押、搜索、鑑定留置、許可、證據保全
及其他依法所為強制處分之審查,亦同。

第 164 條

審判長應將證物提示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或輔佐人,使其辨認。
前項證物如係文書而被告不解其意義者,應告以要旨。

第 466 條

處徒刑及拘役之人犯,除法律別有規定外,於監獄內分別拘禁之,令服勞
役。但得因其情節,免服勞役。

刑事妥速審判法(99.05.19)

第 9 條

除前條情形外,第二審法院維持第一審所為無罪判決,提起上訴之理由,
以下列事項為限:
一、判決所適用之法令牴觸憲法。
二、判決違背司法院解釋。
三、判決違背判例。
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至第三百七十九條、第三百九十三條第一款規
定,於前項案件之審理,不適用之。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1528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4 月 18 日
要  旨:
按刑事妥速審判法第九條第一項規定,除同法第八條所列不得上訴於第三
審之情形外,對第二審法院所為維持第一審無罪之判決提起上訴之理由,
以:「一、判決所適用之法令牴觸憲法。二、判決違背司法院解釋。三、
判決違背判例。」為限。所稱「判決違背判例」,除判決之意旨違背本院
歷來就具體個案關於適用法令疑義之重要事項,為統一法律見解,所作成
現行有效之刑事判例外,就刑事訴訟程序依法應適用(如刑事訴訟法第六
十五條期間之計算)或準用(如刑事訴訟法第六十二條送達文書之準用規
定)之民事法律,因實質上已等同刑事訴訟程序應適用之刑事法律,其所
形成之相關民事判例,亦應包含在內。且為符合首揭條項所彰顯嚴格法律
審之立法本旨,所指違背判例,均應以足以影響於判決本旨而得構成撤銷
原因者為限,自不待言。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157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4 月 18 日
要  旨:
按貪污治罪條例第 4  條第 1  項第 6  款之成立,以交付賄賂者有對於
公務員違背職務之行為而行賄之犯意,而公務員有允諾踐履賄求者所企求
之違背職務之行為之犯意,且所收受之不正利益與其違背職務之行為有相
當對價關係為其成立要件。本件原審僅憑證人不明確之指證,以企業交付
上訴人之金錢,以當地之薪資結構,已超過一般人薪資數倍,數目非少,
顯與一般禮尚往來之情不同,足見其交付財物別有所圖,遽為上訴人有罪
之認定。惟如此尚難逕認已達於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
真實之程度,若未有積極證據足以證明其犯罪行為,亦不能遽為有罪之認
定,則此判決即非適法。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159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4 月 24 日
要  旨:
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十一條第一項第二款規定「監察對象」為通訊監察書
應記載之事項之一,其目的係在規範聲請機關慎重將事,特定其監察對象
,確立實施範圍,以確保人民權益,並釐清監察責任。然關於受此強制處
分人之記載方式,相較於傳票、拘票及押票須將「被告之姓名、性別、年
齡、籍貫(或出生地)及住所或居所」(刑事訴訟法第七十一條第二項第
一款、第七十七條第二項第一款、第一百零二條第二項第一款),為翔實
記載,尚屬有別,而較諸搜索票於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不明時,得不予記載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八條第二項第二款但書),則較類似,此乃傳票
、拘票及押票係對已確定之人實施偵審,重在維護其防禦權或供證義務;
搜索票、通訊監察書則對尚未確定之事證為蒐集,重在隱密(被實施者事
先不知情)及真實之發現,兩者顯然有別。故前者法條規定人別須確立,
後者則可得而知或未知均屬無妨,應為當然之解釋。又關於監察對象(即
受監察人),依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四條規定,除同法第五條及第七條之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外,尚包括為被告或犯罪嫌疑人發送、傳達、收受通訊
或提供通訊器材、處所之人,在通訊監察之始,或因證據尚非明確、具體
,致無從確認受監察人究為何人,或僅知其綽號,甚至不知發送、傳達、
收受通訊者之姓名、綽號,亦所在多有,是倘因資料不足,致聲請通訊監
察或核發通訊監察書時尚未能附具受監察人之真實姓名、代號或姓名對照
表等資料,自不得即指為違法。本件原判決引用之通訊監察書,係由檢察
官提出聲請,其上已記載「法官指示事項:一、執行機關應於民國 100
年 5  月 4  日前作成監察報告書陳送本院,並具體說明監察進行情形及
有無繼續監察之必要。二、無繼續監察必要時,應即停止監察,並陳報法
院。…四、監察結束時,報告書應確實依通訊保障及監察法施行細則第二
十七條第一項第十款、第十一款規定,載明監察所得內容、有無獲得監察
目的之相關資料及其他相關事項與附件,報由聲請人陳報本院。…」有該
通訊監察書可參,可見本件通訊監察已由法院事前依據相關卷證資料,審
核具體理由後予以核准並隨時監督中,該監察對象雖記載為「密」,「監
察理由」亦記載係依據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五條第一項第一款之規定,且
不能或難以其他方法蒐集或調查證據,有監察其相關通訊之必要等,既經
法院審核裁量應予准許,尚難指為違法。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