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3.07.16

相關法條

民法(101.12.26)

第 148 條

權利之行使,不得違反公共利益,或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
行使權利,履行義務,應依誠實及信用方法。

第 184 條

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故意以背於善
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
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致生損害於他人者,負賠償責任。但能證明其行為
無過失者,不在此限。

第 188 條

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由僱用人與行為人連帶負損
害賠償責任。但選任受僱人及監督其職務之執行,已盡相當之注意或縱加
以相當之注意而仍不免發生損害者,僱用人不負賠償責任。
如被害人依前項但書之規定,不能受損害賠償時,法院因其聲請,得斟酌
僱用人與被害人之經濟狀況,令僱用人為全部或一部之損害賠償。
僱用人賠償損害時,對於為侵權行為之受僱人,有求償權。

第 217 條

損害之發生或擴大,被害人與有過失者,法院得減輕賠償金額,或免除之
。
重大之損害原因,為債務人所不及知,而被害人不預促其注意或怠於避免
或減少損害者,為與有過失。
前二項之規定,於被害人之代理人或使用人與有過失者,準用之。

第 425-1 條

土地及其土地上之房屋同屬一人所有,而僅將土地或僅將房屋所有權讓與
他人,或將土地及房屋同時或先後讓與相異之人時,土地受讓人或房屋受
讓人與讓與人間或房屋受讓人與土地受讓人間,推定在房屋得使用期限內
,有租賃關係。其期限不受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項規定之限制。
前項情形,其租金數額當事人不能協議時,得請求法院定之。

第 544 條

受任人因處理委任事務有過失,或因逾越權限之行為所生之損害,對於委
任人應負賠償之責。

第 767 條

所有人對於無權占有或侵奪其所有物者,得請求返還之。對於妨害其所有
權者,得請求除去之。有妨害其所有權之虞者,得請求防止之。
前項規定,於所有權以外之物權,準用之。

第 876 條

設定抵押權時,土地及其土地上之建築物,同屬於一人所有,而僅以土地
或僅以建築物為抵押者,於抵押物拍賣時,視為已有地上權之設定,其地
租、期間及範圍由當事人協議定之。不能協議者,得聲請法院以判決定之
。
設定抵押權時,土地及其土地上之建築物,同屬於一人所有,而以土地及
建築物為抵押者,如經拍賣,其土地與建築物之拍定人各異時,適用前項
之規定。

第 1148-1 條

繼承人在繼承開始前二年內,從被繼承人受有財產之贈與者,該財產視為
其所得遺產。
前項財產如已移轉或滅失,其價額,依贈與時之價值計算。

民事訴訟法(102.05.08)

第 247 條

確認法律關係之訴,非原告有即受確認判決之法律上利益者,不得提起之
;確認證書真偽或為法律關係基礎事實存否之訴,亦同。
前項確認法律關係基礎事實存否之訴,以原告不能提起他訴訟者為限。
前項情形,如得利用同一訴訟程序提起他訴訟者,審判長應闡明之;原告
因而為訴之變更或追加時,不受第二百五十五條第一項前段規定之限制。

第 277 條

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但法律別有規定
,或依其情形顯失公平者,不在此限。

強制執行法(100.06.29)

第 34 條

有執行名義之債權人聲明參與分配時,應提出該執行名義之證明文件。
依法對於執行標的物有擔保物權或優先受償權之債權人,不問其債權已否
屆清償期,應提出其權利證明文件,聲明參與分配。
執行法院知有前項債權人者,應通知之。知有債權人而不知其住居所或知
有前項債權而不知孰為債權人者,應依其他適當方法通知或公告之。經通
知或公告仍不聲明參與分配者,執行法院僅就已知之債權及其金額列入分
配。其應徵收之執行費,於執行所得金額扣繳之。
第二項之債權人不聲明參與分配,其債權金額又非執行法院所知者,該債
權對於執行標的物之優先受償權,因拍賣而消滅,其已列入分配而未受清
償部分,亦同。
執行法院於有第一項或第二項之情形時,應通知各債權人及債務人。

國有財產法(101.01.04)

第 52 條

非公用財產類之土地,經政府提供興建國民住宅或獎勵投資各項用地者,
得予讓售。
前項讓售,依國民住宅條例及其他有關規定辦理。

勞動基準法(100.06.29)

第 59 條

勞工因遭遇職業災害而致死亡、殘廢、傷害或疾病時,雇主應依左列規定
予以補償。但如同一事故,依勞工保險條例或其他法令規定,已由雇主支
付費用補償者,雇主得予以抵充之:
一、勞工受傷或罹患職業病時,雇主應補償其必需之醫療費用。職業病之
    種類及其醫療範圍,依勞工保險條例有關之規定。
二、勞工在醫療中不能工作時,雇主應按其原領工資數額予以補償。但醫
    療期間屆滿二年仍未能痊癒,經指定之醫院診斷,審定為喪失原有工
    作能力,且不合第三款之殘廢給付標準者,雇主得一次給付四十個月
    之平均工資後,免除此項工資補償責任。
三、勞工經治療終止後,經指定之醫院診斷,審定其身體遺存殘廢者,雇
    主應按其平均工資及其殘廢程度,一次給予殘廢補償。殘廢補償標準
    ,依勞工保險條例有關之規定。
四、勞工遭遇職業傷害或罹患職業病而死亡時,雇主除給與五個月平均工
    資之喪葬費外,並應一次給與其遺屬四十個月平均工資之死亡補償。
    其遺屬受領死亡補償之順位如左:
(一)配偶及子女。
(二)父母。
(三)祖父母。
(四)孫子女。
(五)兄弟姐妹。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579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4 月 02 日
要  旨:
按八十五年十月九日修正強制執行法第 34 條第 2  項規定,依法對於執
行標的物有擔保物權或優先受償權之債權人,不問其債權已否屆清償期,
應提出其權利證明文件,聲明參與分配。所稱之對於執行標的物有優先受
償權之債權人者,係指僅限於對執行標的物有優先權(物權優先權或對物
之優先權)之債權人而言,至對執行債務人之一切財產均有優先權之債權
人,則不與焉。又同法第 34 條,為期使執行法院就已知之擔保物權或僅
對執行標的物有優先權之債權人均得參與分配,乃就其通知或公告及不聲
明參與分配之法效等項,特於第 3  項增設其規範,明定執行法院知有前
項債權人者,應通知之。知有債權人而不知其住居所或知有前項債權而不
知孰為債權人者,應依其他適當方法通知或公告之。經通知或公告仍不聲
明參與分配者,執行法院僅就已知之債權及其金額列入分配,以與該條第
2 項、第 4  項之規定前後呼應,俾該對人有優先權之債權人仍應受同法
第 32 條第 1  項所定參與分配時間之限制。是以,稅捐機關就營利事業
滯欠之稅捐債權性質非屬土地之增值稅、地價稅,且亦自承其主張分配之
債權不是強制執行標的之稅款,足見該稅捐債權僅屬稅捐稽徵法第 6  條
第 1  項所定之優先權(對人之優先權),應無強制執行法第 34 條第 2
項之適用,亦不生執行法院應依該條第 3  項規定通知其參與分配之問題
,而仍應受強制執行法第 32 條第 1  項規定之限制。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584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4 月 03 日
要  旨:
國內工程實務界之擔保制度,除保證金之實際交付外,常由銀行金融機構
出具保證書,以疏解承包商之籌資壓力;並於保證書上記載立即照付約款
,以滿足業主快速實現權利之需求。該保證書雖為承包商繳交保證金之替
代,惟其性質及法律效力究與承包商原應繳付之保證金不同,不宜混淆。
核其性質,應屬立即照付之擔保,擔保銀行於業主行使請求付款之形式要
件時,即有付款義務;擔保銀行除得主張該擔保契約本身有效與否之抗辯
或業主之請求付款明顯即知為權利濫用或有違反誠信原則外,均不得以源
於承攬契約法律關係為抗辯。至擔保銀行付款後,業主如未因承包商之違
約受有損害或所受損害少於擔保金額,致不應終局保有全額或部分擔保金
時,除有特別約定外,基於擔保金於擔保銀行給付後,即為承包商依承攬
契約所應繳納保證金,依債之相對性原則,應由承包商依其與業主間之約
定定之,擔保銀行不得逕向業主請求返還,僅能依補償關係向承包商求償
。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588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4 月 03 日
要  旨:
按民法第 1147 條規定,繼承因被繼承人死亡而開始。是繼承人因被繼承
人死亡而取得之遺產,須於繼承開始時仍屬被繼承人之財產。是以,被繼
承人死亡前即已將房地贈與受贈人,並辦理登記完畢,則自斯時起,房地
即屬受贈人所有,不屬被繼承人之遺產。又受贈人非因分居或營業等因受
贈而取得房地,自無該法第 1173 條關於歸扣規定之適用。至於同法第
1148  條之 1  規定僅在避免被繼承人於生前將遺產贈與繼承人,以減少
繼承開始時之繼承人所得遺產,影響被繼承人之債權人權益而設,並不影
響繼承人間應繼遺產之計算,除該財產屬特種贈與應予歸扣外,並不計入
應繼遺產中。是以,受贈人固在繼承開始前二年受贈房地,惟在繼承人彼
此間不能將之視為遺產。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589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4 月 03 日
要  旨:
法院審酌連動債之損害賠償請求案件時,除就行為人是否有過失、盡注意
意務外,仍應就請求人之年齡、教育程度、知識能力、工作及投資經驗、
財產狀況、及其購買系爭連動債之動機與目的暨對於連動債所連結之標的
理解之程度加以審酌,以判斷何者始為系爭連動債損害發生之責任原因,
並探討兩者是否具因果關係,始為妥適。次按高報酬之投資工具,必然伴
隨高度之風險性,乃現代投資理財之基本知識,倘投資人具有此種認知及
自主評估與自我判斷之能力,明知或可得而知其所投資之金融商品風險甚
大,仍決意購買之,事後該項金額商品發生不能履約之信用風險,既非投
資人所無法預料,則投資人對於損害之發生是否全無過失而無須承擔任何
責任,自仍須加以斟酌。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590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4 月 03 日
要  旨:
民事訴訟法於民國八十九年二月九日修正時,為發揮確認之訴預防及解決
紛爭之功能,雖在第二百四十七條第一項後段及第二項增訂法律關係基礎
事實存否,亦得作為確認之訴之客體,但限制須以原告不能提起他訴訟者
,始得提起,否則應認原告無即受確認判決之法律上利益,以避免導致濫
訴,觀諸其立法修正理由自明。此與確認法律關係存否之訴,不以原告不
能提起他訴訟為必要,固有不同,惟參照確認法律關係存否之訴,僅限以
確認現在之法律關係為其訴之標的之意旨,在解釋上,原告提起確認為法
律關係基礎事實存否之訴,仍須其因該基礎事實所生之法律關係,為現在
之法律關係,始可認為有即受確認判決之法律上利益,俾憑以判斷原告就
該法律關係基礎事實之存否,得否提起其他訴訟。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610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4 月 03 日
要  旨:
按最高法院 57 年台上字第 1303 號判例,民法第 876  條第 1  項之法
定地上權,須以該建築物於土地設定抵押時業已存在,並具相當之經濟價
值為要件。是適用最高法院 48 年台上字第 1457 號判例,除房屋與土地
須同屬一人外,亦須以房屋具有相當之價值為必要。惟房屋是否具有相當
經濟價值之認定,自不能僅以房屋課稅現值作為房屋實際之經濟價值,仍
須就房屋係何時建築、結構、設備如何、現有無人使用等,予以詳查,難
以房屋之課稅現值,加上擴建面積,尚無經濟上價值,進而推認無民法第
425 條之 1  及第 876  條第 1  項之適用。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626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4 月 03 日
要  旨:
按履約保證金連帶保證書係擔保承攬人契約履行之一種付款承諾,其目的
在於替代保證金之現實給付,以減輕債務人負擔,惟不能因顧及債務人利
益採此一替代方式,反致債權人更受不利益,故契約當事人就履約保證金
之給付方式同意可有多重選擇者,債務人固於給付時有選擇權或替代權,
惟一旦提出給付經債權人受領後,債權人如同現實收受履約保證金,對之
即享有完全支配權,始符合履約保證金設置目的、履約保證金連帶保證書
功能、交易習慣及誠信原則。準此,於複數履約保證金連帶保證人各別負
擔履約保證金給付責任之一部時,倘無特別約定,非經債權人同意,債務
人不得任意為履約保證金連帶保證人之更換或重新分配多數履約保證金連
帶保證人之分擔比例。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627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4 月 03 日
要  旨:
按勞動基準法第 59 條規定之職業災害補償,與民法第 188  條規定之僱
用人責任同,非在對違反義務、具有故意過失之雇主加以制裁或課以責任
。是以兩者所稱之雇主或僱用人,均應從寬解釋,不以事實上有勞動或僱
傭契約者為限,凡客觀上被他人使用,為之服勞務而受其監督者,均係受
僱人。次按借名投標關係中,由於出借營業名義者外觀上仍係與第三人成
立承攬法律關係之當事人,故應認出名承攬之名義人與實際從事該承攬工
作之工作者,具有選任、服勞務及監督關係,與僱傭無殊。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630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4 月 03 日
要  旨:
按國有財產法第 52 條之 2  規定,非公用財產類之不動產,於民國三十
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以前已供建築、居住使用至今者,其直接使用人得於
一百零四年一月十三日前,檢具有關證明文件,向財政部國有財產局或所
屬分支機構申請讓售。經核准者,其土地面積在五百平方公尺以內部分,
得按第一次公告土地現值計價,惟國有土地之出售屬私經濟行為,該條文
僅係規定得申請讓售土地之資格、要件,使符合資格、要件之人,取得請
求讓售國有土地之地位而已,至是否讓售,管理機關仍有審酌及決定之權
限,得自行決定是否為承諾之意思表示,並不負有應與申購人訂立買賣契
約,讓售國有土地之義務。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644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4 月 11 日
要  旨:
按民法對侵害名譽行為雖未設阻卻違法事由,惟基於法秩序之統一性,仍
應類推適用刑法第 310  條第 3  項關於誹謗罪,若行為人能證明其言論
為真實,並具公益性者,不罰之規定。且非被害人舉證行為人有侵害名譽
之行為後,即推定該行為有違法性,而應由行為人證明有阻卻違法事由之
存在。是在具體案件中,若責由行為人完全負擔阻卻侵害名譽違法事由之
舉證責任,有顯失公平之情形,則法院得依民事訴訟法第 227  條但書規
定,予以調整降低證明度之範疇,惟調降低證明度範疇後,行為人就「有
阻卻違法事由」之存在,仍需負舉證之義務。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666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4 月 17 日
要  旨:
按民法 148  條規定,權利之行使,不得違反公共利益,或以損害他人為
主要目的。行使權利,履行義務,應依誠實及信用方法。而權利之行使,
是否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應就權利人因權利行使所能取得之利益,與
他人及國家社會因其權利行使所受之損失,比較衡量以定之。倘其權利之
行使,自己所得利益極少而他人及國家社會所受之損失甚大者,非不得視
為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是以,原審若未就系爭建物之用途是否有依都
市計畫法或公寓大廈管理條例或其他相關法令規章,合法變更為非社區管
理站使用之可能,向相關主管機關查明,逕認系爭建物所有人得以合法變
更其用途,而未說明所憑以認定之依據,有判決不備理由之違法。又系爭
建物如不得變更為社區管理站以外之使用,建物所有人訴請遷還該建物,
所得利益與他人因之所受之損害,是否不得謂非以損害他人為目的,自有
待澄清究明。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