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3.07.21

相關法條

刑事訴訟法(102.01.23)

第 100-1 條

訊問被告,應全程連續錄音;必要時,並應全程連續錄影。但有急迫情況
且經記明筆錄者,不在此限。
筆錄內所載之被告陳述與錄音或錄影之內容不符者,除有前項但書情形外
,其不符之部分,不得作為證據。
第一項錄音、錄影資料之保管方法,分別由司法院、行政院定之。

第 156 條

被告之自白,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違法羈押或其
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得為證據。
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
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被告陳述其自白係出於不正之方法者,應先於其他事證而為調查。該自白
如係經檢察官提出者,法院應命檢察官就自白之出於自由意志,指出證明
之方法。
被告未經自白,又無證據,不得僅因其拒絕陳述或保持緘默,而推斷其罪
行。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23年上字第 868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23 年 01 月 01 日
要  旨:
被告之自白,須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或其他不正之方法,且與
事實相符者,始得採為證據,如果被告之自白,係出於不正之方法,並非
自由陳述,即其取得自白之程序,已非適法,則不問自白內容是否確與事
實相符,因其非係適法之證據,即不能採為判決基礎,故審理事實之法院
,遇有被告對於自白提出刑求之抗辯時,應先於其他事實而為調查。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28年上字第 2530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28 年 07 月 18 日
要  旨:
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條第一項規定,被告之自白雖與事實相符,仍須
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或其他之不正方法,始得為證據,此項限
制,原以被告之自白必須本於自由意思之發動為具備證據能力之一種要件
,故有訊問權人對於被告縱未施用強暴、脅迫等之不正方法,而被告因第
三人向其施用此項不正方法,致不能為自由陳述時,即其自白,仍不得採
為證據。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29年上字第 1457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29 年 05 月 10 日
要  旨:
(一)被告之自白得為證據者,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條第一項規定須
      具備(一)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或其他不正之方法,(
      二)與事實相符之兩種要件。故該項自白苟係出於上述之不正方法
      ,即無論其是否與事實相符,根本上已失其證據能力,不得採為判
      斷事實之證據資料。原審既根據檢驗吏之鑑定,認被告等自白出於
      刑求屬實,自不得採為證據,乃又謂其自白核與事實相符,不應以
      刑求一事遽行推翻,竟仍予以採用,殊難謂非違法,雖原判決除採
      取上開自白外,又兼採其他供證為判決資料,但詳核判決理由,原
      審係綜合被告等之自白及他項證據之調查結果,本於所得心證而為
      判斷,被告等之自白,依法既屬不應採取,即與其他之證據判斷不
      能毫無影響,原審基此所為之判決,自屬無可維持。
(二)原審判決,認定上訴人殺害被擄人某甲部分,據其所載理由,僅以
      某甲被擄後先藏於上訴人家,其被殺又在上訴人獲案之前,即認上
      訴人因共犯落網遷怒事主,臨時起意殺害,關於證據上之理由,自
      嫌未備。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417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07 月 28 日
要  旨:
(一)聲紋鑑定須受測人自願配合讀字發聲取得聲紋樣本方可竟功,被告
      於偵查中原已接受聲紋鑑定,其既接受通知且經法院當庭諭知,而
      不願再度前往調查局接受鑑定,已然表達其不願配合之立場,自無
      從再以強制力進行其真實聲音之聲紋鑑定,亦不得僅以部分學者認
      聲紋鑑定不可採為證據之意見,及鑑定未符現今之鑑定標準及程序
      ,即否定前述聲紋鑑定之結果。另就該項鑑定結果,核與加害人所
      述綁架勒贖等情均相符。雖勒贖電話之錄音母帶已於公文往返而逸
      失,但既有前述依據該錄音母帶所為聲紋鑑定結果可資憑按,法院
      仍非不得以該鑑定結果為認定本案犯罪事實之佐證。
(二)被告就自白部分以有刑求作為抗辯時,如經過勘驗,並未發現有何
      刑求之情事且被告在警詢後之檢察官訊問時,並未具體指陳在警詢
      有遭刑求,又查無取得供述過程有何不法情事,則警詢中之自白,
      應認係出於任意性,其與事實相符部分,有證據能力。另如無證據
      證明有違背法令取供之情事,是縱有部分錄音不完整,部分記載顯
      示警員口氣不佳或音量較大及其他類似拍打之聲音,惟被告之聲音
      並無因驚嚇而出現異常之現象,且由被告陳述之內容觀之,並無因
      前述情形而為前後不同之陳述,且查無取得供述程序有何不法情事
      ,則無從否認對質筆錄之證據能力。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9年台上字第 4905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08 月 05 日
要  旨:
(一)偵查中因案件由偵查輔助機關移送偵查機關而產生前後兩階段之自
      白時,其偵查中前階段(如警察或調查機關調查時)之自白因違反
      任意性要件而被排除時,後階段(如檢察官偵查)之自白是否亦受
      到污染而在排除之列(即學說上所稱「非任意性自白之繼續效力問
      題」),應取決於後階段之自白是否出於被告之自由意思而定。若
      被告在後階段之自白係基於其自由意思而為,而非出於不正方法所
      取得,原則上自不在排除之列。惟前階段使用不正方法而取得被告
      自白,其影響被告意思自由之心理強制狀態若延續至後階段偵查中
      ,而與後階段偵查之自白具有因果關係者,則其非任意性自白之排
      除效力,自應繼續延長至後階段之偵查中。惟以不正方法取供雖導
      致所取得之自白無證據能力,但並無阻礙國家偵查機關另以合法方
      法再度取得被告自白之效力,否則,整體追訴犯罪程序將因單一錯
      誤因素而導致澈底癱瘓,顯違刑事訴訟之基本目的。故被告於警詢
      時若受不正方法而自白,其自白之證據能力固應予以排除。惟其嗣
      後於檢察官偵訊時並未受不正方法而自白犯罪,且不能證明警詢時
      所受不正方法影響其意思自由之情狀已延續至檢察官偵查中,而與
      檢察官偵訊時之自白具有因果關係者,即不得任意排除其於檢察官
      偵訊時所為自白之證據能力。尤其檢察官若已合法踐行告知義務,
      提醒被告得保持緘默,無須違背自己意思而陳述者,被告再為內容
      相同之自白,則此次自白之任意性不因前階段不正手段而受影響,
      其非任意性自白之排除效力自應加以阻斷。被告於警詢及於民國九
      十二年七月十日檢察官初訊時,均自白有販賣海洛因予林○彥之犯
      行不諱。原判決雖以被告嗣後已改稱:警詢筆錄係警察自己寫的,
      伊係照著警詢筆錄陳述,警察稱要承認販賣毒品才能交保,並要伊
      到地檢署也要這樣說,才能獲交保,故伊於檢察官初訊時亦自白販
      賣毒品犯行等語,因認被告於警詢及檢察官初訊之自白是否出於自
      由意志,均有可疑。而檢察官復未就被告自白係出於自由意志提出
      證明方法,乃謂被告上開自白均無證據能力,而予以排除。然被告
      並未主張其於檢察官初訊時有受何種不正方法取供之情形,自難遽
      謂被告於檢察官之自白非出於自由意思;且檢察官於訊問前已依刑
      事訴訟法第九十五條規定告知被告「一、犯罪嫌疑及所犯罪名。二
      、得保持緘默,無須違背自己意思而陳述。三、得選任辯護人。四
      、得請求調查有利之證據。」。縱警方於先前詢問被告時有以不正
      方法誘使被告自白,但嗣後檢察官訊問時既係以合法方法再度取得
      被告之自白,且於訊問前踐行前揭告知義務,除非能證明被告於警
      詢時所受不正方法影響其意思自由之心理強制情狀已延續至檢察官
      偵查中,則先前非任意性自白之排除效力應加以阻斷,不能任意指
      被告於檢察官初訊之自白亦非出於自由意思,而排除其證據能力。
      原判決並未具體說明被告於警詢時所受不正方法影響其意思自由之
      心理強制情狀是否確已延續至檢察官偵查中,而與檢察官偵訊時之
      自白具有因果關係,遽予排除其於檢察官初訊時所為自白之證據能
      力,依上述說明,自有判決理由不備之違法。
(二)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中死亡者,其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
      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經證明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
      犯罪事實之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此觀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
      九條之三第一款規定甚明。此項規定乃係採英美法「傳聞證據排除
      法則」例外之立法例,亦即證人於審判中已死亡者,其先前於警詢
      之陳述,若符合證明犯罪事實所必要(即「必要性原則」,因已
      無法再從同一陳述者取得原陳述以外之證言,而具有利用原陳述之
      必要性);及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即「可信性之情況保證」,
      即依陳述時之外部客觀情況值得信用而言,非指陳述之實質內容的
      信用性)二項要件者,即可例外承認其證據能力。其所謂「可信性
      之情況保證」,係指依該項陳述發生或製作時之外部環境、條件及
      過程等各項客觀因素加以觀察,就一般人通常經驗,顯然可認為其
      先前之陳述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者而言。例如:被告以外之人先前
      之陳述係出於自然之發言、臨終之遺言,或違反自己利益之陳述等
      特別情形均屬之。蓋被告以外之人在上述特別情況下,依通常經驗
      而言,比較可能為誠實之陳述,其可信之程度甚高,而具有可信性
      之情況保證,若該項陳述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依上述規定
      ,自得構成傳聞法則之例外,而承認其證據能力。而判斷被告以外
      之人先前於警詢之陳述是否「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應綜合該
      項陳述發生或製作(筆錄)當時之外部環境、條件及過程等各項客
      觀因素,依通常經驗加以觀察,以資認定。原判決以證人林○彥已
      於九十二年十月二十九日死亡,而其生前於警詢時證稱有向被告購
      買海洛因大約十餘次等語,而為不利於被告之證述。並於理由內說
      明:林○彥於警詢之陳述係證明本件犯罪事實所必要,而符合傳聞
      法則例外之「必要性原則」,惟是否具有前述「可信性之情況保證
      」,則應進一步審究之。復於理由內以括弧註明「法院應依於審判
      外為陳述時之外部附隨環境或條件,除詢問有無出於不正方法、陳
      述是否出於非任意性外,兼須就有無違反法定障礙事由期間不得詢
      問及禁止夜間詢問之規定、詢問時是否踐行告知義務、警詢筆錄所
      載與錄音或錄影內容是否相符等各項為整體之考量,以判斷其陳述
      是否出於真意之信用性獲得確切保障」。惟原審並未就林○彥於警
      詢當時之外部環境、條件、過程等各項客觀因素綜合加以觀察,亦
      未依其於理由括弧內所載方法逐一加以調查及說明林○彥於警詢之
      陳述是否具有「可信性之情況保證」之要件,僅以向台灣台北地方
      法院檢察署調取林○彥警詢錄音帶結果,該錄音帶因業經消音而無
      法勘驗,遽謂林○彥於警詢之陳述不具有「可信性之情況保證」,
      認無證據能力,而予以排除,依上述說明,難謂無調查未盡及理由
      矛盾之違誤。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