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3.07.18

相關法條

刑事訴訟法(105.06.22)

第 158-3 條

證人、鑑定人依法應具結而未具結者,其證言或鑑定意見,不得作為證據
。

第 159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
證據。
前項規定,於第一百六十一條第二項之情形及法院以簡式審判程序或簡易
判決處刑者,不適用之。其關於羈押、搜索、鑑定留置、許可、證據保全
及其他依法所為強制處分之審查,亦同。

第 198 條

鑑定人由審判長、受命法官或檢察官就下列之人選任一人或數人充之:
一、就鑑定事項有特別知識經驗者。
二、經政府機關委任有鑑定職務者。

第 202 條

鑑定人應於鑑定前具結,其結文內應記載必為公正誠實之鑑定等語。

第 203 條

審判長、受命法官或檢察官於必要時,得使鑑定人於法院外為鑑定。
前項情形,得將關於鑑定之物,交付鑑定人。
因鑑定被告心神或身體之必要,得預定七日以下之期間,將被告送入醫院
或其他適當之處所。

第 203-1 條

前條第三項情形,應用鑑定留置票。但經拘提、逮捕到場,其期間未逾二
十四小時者,不在此限。
鑑定留置票,應記載下列事項:
一、被告之姓名、性別、年齡、出生地及住所或居所。
二、案由。
三、應鑑定事項。
四、應留置之處所及預定之期間。
五、如不服鑑定留置之救濟方法。
第七十一條第三項之規定,於鑑定留置票準用之。
鑑定留置票,由法官簽名。檢察官認有鑑定留置必要時,向法院聲請簽發
之。

第 203-2 條

執行鑑定留置,由司法警察將被告送入留置處所,該處所管理人員查驗人
別無誤後,應於鑑定留置票附記送入之年、月、日、時並簽名。
第八十九條、第九十條之規定,於執行鑑定留置準用之。
執行鑑定留置時,鑑定留置票應分別送交檢察官、鑑定人、辯護人、被告
及其指定之親友。
因執行鑑定留置有必要時,法院或檢察官得依職權或依留置處所管理人員
之聲請,命司法警察看守被告。

第 203-3 條

鑑定留置之預定期間,法院得於審判中依職權或偵查中依檢察官之聲請裁
定縮短或延長之。但延長之期間不得逾二月。
鑑定留置之處所,因安全或其他正當事由之必要,法院得於審判中依職權
或偵查中依檢察官之聲請裁定變更之。
法院為前二項裁定,應通知檢察官、鑑定人、辯護人、被告及其指定之親
友。

第 203-4 條

對被告執行第二百零三條第三項之鑑定者,其鑑定留置期間之日數,視為
羈押之日數。

第 204 條

鑑定人因鑑定之必要,得經審判長、受命法官或檢察官之許可,檢查身體
、解剖屍體、毀壞物體或進入有人住居或看守之住宅或其他處所。
第一百二十七條、第一百四十六條至第一百四十九條、第二百十五條、第
二百十六條第一項及第二百十七條之規定,於前項情形準用之。

第 204-1 條

前條第一項之許可,應用許可書。但於審判長、受命法官或檢察官前為之
者,不在此限。
許可書,應記載下列事項:
一、案由。
二、應檢查之身體、解剖之屍體、毀壞之物體或進入有人住居或看守之住
    宅或其他處所。
三、應鑑定事項。
四、鑑定人之姓名。
五、執行之期間。
許可書,於偵查中由檢察官簽名,審判中由審判長或受命法官簽名。
檢查身體,得於第一項許可書內附加認為適當之條件。

第 204-2 條

鑑定人為第二百零四條第一項之處分時,應出示前條第一項之許可書及可
證明其身分之文件。
許可書於執行期間屆滿後不得執行,應即將許可書交還。

第 204-3 條

被告以外之人無正當理由拒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項之檢查身體處分者,得
處以新臺幣三萬元以下之罰鍰,並準用第一百七十八條第二項及第三項之
規定。
無正當理由拒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項之處分者,審判長、受命法官或檢察
官得率同鑑定人實施之,並準用關於勘驗之規定。

第 205 條

鑑定人因鑑定之必要,得經審判長、受命法官或檢察官之許可,檢閱卷宗
及證物,並得請求蒐集或調取之。
鑑定人得請求訊問被告、自訴人或證人,並許其在場及直接發問。

第 205-1 條

鑑定人因鑑定之必要,得經審判長、受命法官或檢察官之許可,採取分泌
物、排泄物、血液、毛髮或其他出自或附著身體之物,並得採取指紋、腳
印、聲調、筆跡、照相或其他相類之行為。
前項處分,應於第二百零四條之一第二項許可書中載明。

第 205-2 條

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因調查犯罪情形及蒐集證據之必要,
對於經拘提或逮捕到案之犯罪嫌疑人或被告,得違反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之
意思,採取其指紋、掌紋、腳印,予以照相、測量身高或類似之行為;有
相當理由認為採取毛髮、唾液、尿液、聲調或吐氣得作為犯罪之證據時,
並得採取之。

第 206 條

鑑定之經過及其結果,應命鑑定人以言詞或書面報告。
鑑定人有數人時,得使其共同報告之。但意見不同者,應使其各別報告。
以書面報告者,於必要時得使其以言詞說明。

第 206-1 條

行鑑定時,如有必要,法院或檢察官得通知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到場
。
第一百六十八條之一第二項之規定,於前項情形準用之。

第 208 條

法院或檢察官得囑託醫院、學校或其他相當之機關、團體為鑑定,或審查
他人之鑑定,並準用第二百零三條至第二百零六條之一之規定;其須以言
詞報告或說明時,得命實施鑑定或審查之人為之。
第一百六十三條第一項、第一百六十六條至第一百六十七條之七、第二百
零二條之規定,於前項由實施鑑定或審查之人為言詞報告或說明之情形準
用之。

相關司法解釋

解釋字號:釋字第 582 號

解釋日期:民國 93 年 07 月 23 日
解 釋 文:
    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之訴訟權,就刑事被告而言,包含其在訴訟上
應享有充分之防禦權。刑事被告詰問證人之權利,即屬該等權利之一,且
屬憲法第八條第一項規定「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之正當法
律程序所保障之權利。為確保被告對證人之詰問權,證人於審判中,應依
法定程序,到場具結陳述,並接受被告之詰問,其陳述始得作為認定被告
犯罪事實之判斷依據。刑事審判上之共同被告,係為訴訟經濟等原因,由
檢察官或自訴人合併或追加起訴,或由法院合併審判所形成,其間各別被
告及犯罪事實仍獨立存在。故共同被告對其他共同被告之案件而言,為被
告以外之第三人,本質上屬於證人,自不能因案件合併關係而影響其他共
同被告原享有之上開憲法上權利。最高法院三十一年上字第二四二三號及
四十六年台上字第四一九號判例所稱共同被告不利於己之陳述得採為其他
共同被告犯罪(事實認定)之證據一節,對其他共同被告案件之審判而言
,未使該共同被告立於證人之地位而為陳述,逕以其依共同被告身分所為
陳述採為不利於其他共同被告之證據,乃否定共同被告於其他共同被告案
件之證人適格,排除人證之法定調查程序,與當時有效施行中之中華民國
二十四年一月一日修正公布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三條規定牴觸,並已
不當剝奪其他共同被告對該實具證人適格之共同被告詰問之權利,核與首
開憲法意旨不符。該二判例及其他相同意旨判例,與上開解釋意旨不符部
分,應不再援用。
    刑事審判基於憲法正當法律程序原則,對於犯罪事實之認定,採證據
裁判及自白任意性等原則。刑事訴訟法據以規定嚴格證明法則,必須具證
據能力之證據,經合法調查,使法院形成該等證據已足證明被告犯罪之確
信心證,始能判決被告有罪;為避免過分偏重自白,有害於真實發見及人
權保障,並規定被告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
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基於上開嚴格證明法則及對自白
證明力之限制規定,所謂「其他必要之證據」,自亦須具備證據能力,經
合法調查,且就其證明力之程度,非謂自白為主要證據,其證明力當然較
為強大,其他必要之證據為次要或補充性之證據,證明力當然較為薄弱,
而應依其他必要證據之質量,與自白相互印證,綜合判斷,足以確信自白
犯罪事實之真實性,始足當之。最高法院三十年上字第三○三八號、七十
三年台上字第五六三八號及七十四年台覆字第一○號三判例,旨在闡釋「
其他必要之證據」之意涵、性質、證明範圍及程度,暨其與自白之相互關
係,且強調該等證據須能擔保自白之真實性,俾自白之犯罪事實臻於確信
無疑,核其及其他判例相同意旨部分,與前揭憲法意旨,尚無牴觸。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57年台上字第 3399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57 年 11 月 14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採職權調查主義,鑑定報告祇為形成法院心證之資料,對於法院
之審判並無拘束力,故待證事項雖經鑑定,法院仍應本於職權予以調查,
以期發見事實之真相,不得僅以鑑定報告作為判決之唯一依據。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1年台上字第 3276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1 年 06 月 28 日
要  旨:
(一)證券交易所於證券交易集中市場或櫃檯買賣中心於證券商營業處所
      ,依監視系統事先設定處理方式之程式性決策所製作之監視報告(
      即交易分析意見書),其中有關股票交易紀錄之記載,既係出於營
      業之需要而日常性為機械連續記載,具有不間斷、有規律而準確之
      特徵;又依股票交易紀錄異常所為之分析意見,如經該製作者在審
      判庭具結陳述係據實製作,應認已有其他特別可信之情況為擔保,
      既與股票之交易紀錄合一構成法律上規定製作之業務文書之一部,
      允許其具有證據能力,並不違背刑事訴訟法第 159  條之 4  第 2
      款規定之意旨。至於分析意見之是否可採,則屬於證據如何調查及
      證明力之別一問題。
(二)證券交易法第 155  條第 1  項、第 2  項,僅規範客體不同,其
      法定刑皆為同法第 171  條;而同法第 171  條係將重大違反證券
      市場交易秩序不法行為之處罰效果統一規範,故仍須回歸各行為態
      樣之構成要件檢視該不法行為之構成要件。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168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1 月 10 日
要  旨:
(一)刑事訴訟法第 159  條之 4  第 2  款之業務文書,除依文書本身
      之外觀判斷是否出於通常業務過程之繼續性、機械性而為準確之記
      載外,因其內容可能含有其他陳述在內,在特別可信之情況擔保要
      求下,其製作者之證言等自非不可作為判斷之資料。是以,證交所
      等依監視系統事先設定處理方式之「程式性決策」所製作之交易分
      析意見書,其中有關股票交易紀錄之記載,既係出於營業之需要而
      日常性為機械連續記載,具有不間斷、有規律而準確之特徵,應無
      疑問;又依據股票交易紀錄異常所為之分析意見,如經該製作者在
      審判庭具結陳述係據實製作,應認已有其他特別可信之情況為擔保
      ,既與股票之交易紀錄合一構成法律上規定製作之業務文書之一部
      ,允許其具有證據能力,並不違背本條款規定之意旨。則原審認股
      票分析意見書,係證交所就股票等分別記載股市交易之客觀事實,
      與證券業者提供證券帳戶往來資料無異,乃依其等業務上所製作之
      紀錄文書,其數據資料並無失真或顯不可信之狀況,而具證據能力
      。
(二)證券交易法第 155  條第 1  項第 4  款規定,對於在證券交易所
      上市之有價證券不得有意圖抬高或壓低集中交易市場某種有價證券
      之交易價格,自行或以他人名義,對該有價證券連續以高價買入或
      以低價賣出之行為。違反者,應依同法第 171  條第 1  款規定論
      處。其目的係使有價證券之價格能在自由市場正常供需競價下產生
      ,避免遭受特定人操縱,以維持證券價格之自由化,而維護投資大
      眾之利益。換言之,行為人主觀上有非法影響或操縱股票市場行情
      ,利用股票數量有限及集中市場大量迅速交易功能,炒作股票價格
      ,創造虛偽交易狀況與價格假象,誘使一般投資大眾跟進,以謀取
      不法利益之意圖,客觀上有對於某種有價證券連續以高價買入或低
      價賣出之行為即可成立該罪名,且該罪係行為犯,並不以產生其期
      待之高價或低價或實際獲利為必要。是以,原判決憑證據,認定行
      為人委託買賣公司股票之交易行為,主觀上有意圖操縱公司股票股
      價,以造成交易活絡表象,對市場供需之自然形成加以人為干擾,
      藉資引誘他人買進或賣出,利用股價落差圖謀不法利益之意圖,縱
      未獲取任何利益,或有虧損,仍無礙其主觀不利意圖,自無理由盾
      矛之違法。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483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11 月 28 日
要  旨:
採取刑事訴訟法第 159  條之 4  第 2  款所稱之紀錄或證明文書作為證
據時,應注意其製作,是否係於例行性之業務過程中,基於觀察或發現而
當場或即時記載之特徵。故並非從事業務之人於例行性業務過程中基於觀
察或發現而當場或即時之記載,且顯然可預見日後將會被提供作為證據所
做之文書,即不符合上開傳聞證據之例外規定。次按犯證券交易法第 171
條第 1  項、第 155  條之罪而買進之股票,縱尚未賣出,如經計算結果
有正數之差額者,則其所加值之利益,仍屬犯罪所得,應與賣出股票獲得
利益部合併計算。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4年台上字第 100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4 年 04 月 16 日
要  旨:
按證券交易法第 171  條加重使公司為不利益交易罪係以已依證券交易法
發行有價證券公司之董事、監察人、經理人或受僱人,以直接或間接方式
,使公司為不利益之交易,且不合營業常規,致公司遭受重大損害為要件
。倘行為人根本無交易,或佯有交易而虛偽記載內容不實之帳簿、表冊、
傳票、財務報告或其他有關業務文件,以虛增公司之帳面營業額及利潤,
因屬無真實交易之詐偽,即均無「交易」是否合乎營業常規問題,自難以
本罪繩之。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4年台上字第 122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4 年 04 月 30 日
要  旨:
證明力之判斷與事實之認定,俱屬事實審法院得依職權自由判斷之事項,
倘其判斷未違背客觀存在之經驗法則或論理法則,即無違法可言。此外,
八十九年間立法機關以證券交易已全面電腦化,證券交易實務上不致再有
「不移轉證券所有權」之買賣為由,故予以刪除,然非基於偽作買賣之「
相對成交」不具有可罰性而予以除罪化之考量,故刪除後,迄九十五年一
月前,同一投資人大量既買又賣操縱市場行情而偽作買賣之相對成交行為
,核屬證券交易法第 155  條第 1  項第 6  款具補充概括規定所禁止之
其他影響證券交易價格之操縱行為論處。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