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3.06.22

相關法條

民法(104.06.10)

第 749 條

保證人向債權人為清償後,於其清償之限度內,承受債權人對於主債務人
之債權。但不得有害於債權人之利益。

第 751 條

債權人拋棄為其債權擔保之物權者,保證人就債權人所拋棄權利之限度內
,免其責任。

第 754 條

就連續發生之債務為保證而未定有期間者,保證人得隨時通知債權人終止
保證契約。
前項情形,保證人對於通知到達債權人後所發生主債務人之債務,不負保
證責任。

第 756-7 條

人事保證關係因左列事由而消滅:
一、保證之期間屆滿。
二、保證人死亡、破產或喪失行為能力。
三、受僱人死亡、破產或喪失行為能力。
四、受僱人之僱傭關係消滅。

第 881-1 條

稱最高限額抵押權者,謂債務人或第三人提供其不動產為擔保,就債權人
對債務人一定範圍內之不特定債權,在最高限額內設定之抵押權。
最高限額抵押權所擔保之債權,以由一定法律關係所生之債權或基於票據
所生之權利為限。
基於票據所生之權利,除本於與債務人間依前項一定法律關係取得者外,
如抵押權人係於債務人已停止支付、開始清算程序,或依破產法有和解、
破產之聲請或有公司重整之聲請,而仍受讓票據者,不屬最高限額抵押權
所擔保之債權。但抵押權人不知其情事而受讓者,不在此限。

第 881-11 條

最高限額抵押權不因抵押權人、抵押人或債務人死亡而受影響。但經約定
為原債權確定之事由者,不在此限。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77年台上字第 943 號 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77 年 05 月 06 日
要  旨:
保證人與債權人約定就債權人與主債務人間所生一定債之關係範圍內之不
特定債務,預定最高限額,由保證人保證之契約,學說上稱為最高限額保
證。此種保證契約如定有期間,在該期間內所生約定範圍內之債務,不逾
最高限額者,均為保證契約效力所及;如未定期間,保證契約在未經保證
人依民法第七百五十四條規定終止或有其他消滅原因以前,所生約定範圍
內之債務,亦同。故在該保證契約有效期間內,已發生約定範圍內之債務
,縱因清償或其他事由而減少或消滅,該保證契約依然有效,嗣後所生約
定範圍內之債務,於不逾最高限額者,債權人仍得請求保證人履行保證責
任。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1年台上字第 377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1 年 03 月 22 日
要  旨:
為他人為保證,性質屬單務、無償契約,非屬消費之法律關係,且保證人
亦非消費者,自無消費者保護法之適用。另按定型化契約應受衡平原則限
制者,係指締約之一方之契約條款已預先擬定,他方僅能依該條款訂立契
約,否則即受不締約之不利益,始應適用衡平原則之法理,以排除不公平
之單方利益條款,避免居於經濟弱勢之一方無締約之可能,忍受不締約之
不利益,基於衡平原則而使之無效。惟保證人係擔保他人間之債務清償責
任,非經濟弱者,且未自保證契約獲取任何利益,如認保證契約有違民法
保護保證人之任意規定,其得自行決定是否訂定保證契約,亦不因此而生
不利益。故保證人既同意該條款而訂定系爭連帶保證契約,即不得任指該
契約條款為無效。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8年台上字第 1693 號 民事裁定

裁判日期:民國 98 年 09 月 11 日
要  旨:
按第三人與債務人訂立契約承擔其債務者,非經債權人承認,對於債權人
,不生效力,為民法第三百零一條所明定。準此,第三人與債務人雖得任
意訂立承擔債務契約,但其契約非經債權人之同意,對於債權人不生效力
,該項契約雖已成立,債權人仍可向原債務人主張其債權。民法第七百五
十一條規定:債權人拋棄為其債權擔保之物權者,保證人就債權人所拋棄
權利之限度內,免其責任。乃緣於擔保物權易於實行,有助債權之實現,
且擔保物權若由主債務人提供,債權人予以拋棄,猶如拋棄債權,其結果
勢必損及保證人,因而特設明文,以維保證人之利益。此所謂債權人拋棄
為其債權擔保之物權,應指債權人在債權尚未獲償之前,有行使擔保物權
取償之權利,而竟拋棄不行使之謂。若其債權已依行使擔保物權以外之方
法獲償,債之關係消滅,債權之從權利即擔保物權亦隨之消滅,債權人塗
銷該擔保物權之登記,於保證人無損,即與拋棄擔保物權有別。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