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6.18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110.06.16)

第 164 條

藏匿犯人或依法逮捕、拘禁之脫逃人或使之隱避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
、拘役或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金。
意圖犯前項之罪而頂替者,亦同。

第 165 條

偽造、變造、湮滅或隱匿關係他人刑事被告案件之證據,或使用偽造、變
造之證據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金。

第 167 條

配偶、五親等內之血親或三親等內之姻親圖利犯人或依法逮捕拘禁之脫逃
人,而犯第一百六十四條或第一百六十五條之罪者,減輕或免除其刑。

第 185-4 條

駕駛動力交通工具發生交通事故,致人傷害而逃逸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
下有期徒刑;致人於死或重傷而逃逸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犯前項之罪,駕駛人於發生交通事故致人死傷係無過失者,減輕或免除其
刑。

刑事訴訟法(110.06.16)

第 228 條

檢察官因告訴、告發、自首或其他情事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偵查。
前項偵查,檢察官得限期命檢察事務官、第二百三十條之司法警察官或第
二百三十一條之司法警察調查犯罪情形及蒐集證據,並提出報告。必要時
,得將相關卷證一併發交。
實施偵查非有必要,不得先行傳訊被告。
被告經傳喚、自首或自行到場者,檢察官於訊問後,認有第一百零一條第
一項各款或第一百零一條之一第一項各款所定情形之一而無聲請羈押之必
要者,得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但認有羈押之必要者,得予逮捕,並
將逮捕所依據之事實告知被告後,聲請法院羈押之。第九十三條第二項、
第三項、第五項之規定於本項之情形準用之。

第 229 條

下列各員,於其管轄區域內為司法警察官,有協助檢察官偵查犯罪之職權
:
一、警政署署長、警察局局長或警察總隊總隊長。
二、憲兵隊長官。
三、依法令關於特定事項,得行相當於前二款司法警察官之職權者。
前項司法警察官,應將調查之結果,移送該管檢察官;如接受被拘提或逮
捕之犯罪嫌疑人,除有特別規定外,應解送該管檢察官。但檢察官命其解
送者,應即解送。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未經拘提或逮捕者,不得解送。

第 230 條

下列各員為司法警察官,應受檢察官之指揮,偵查犯罪:
一、警察官長。
二、憲兵隊官長、士官。
三、依法令關於特定事項,得行司法警察官之職權者。
前項司法警察官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調查,並將調查之情形報告該
管檢察官及前條之司法警察官。
實施前項調查有必要時,得封鎖犯罪現場,並為即時之勘察。

第 231 條

下列各員為司法警察,應受檢察官及司法警察官之命令,偵查犯罪:
一、警察。
二、憲兵。
三、依法令關於特定事項,得行司法警察之職權者。
司法警察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調查,並將調查之情形報告該管檢察
官及司法警察官。
實施前項調查有必要時,得封鎖犯罪現場,並為即時之勘察。

相關司法解釋

解釋字號:釋字第 777 號

解釋日期:民國 108 年 05 月 31 日
解 釋 文:
    中華民國 88 年 4  月 21 日增訂公布之刑法第 185  條之 4  規定
:「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者,處 6  月以上 5  年以
下有期徒刑。」(102 年 6  月 11 日修正公布同條規定,提高刑度為 1
年以上 7  年以下有期徒刑,構成要件均相同)其中有關「肇事」部分,
可能語意所及之範圍,包括「因駕駛人之故意或過失」或「非因駕駛人之
故意或過失」(因不可抗力、被害人或第三人之故意或過失)所致之事故
,除因駕駛人之故意或過失所致之事故為該條所涵蓋,而無不明確外,其
餘非因駕駛人之故意或過失所致事故之情形是否構成「肇事」,尚非一般
受規範者所得理解或預見,於此範圍內,其文義有違法律明確性原則,此
違反部分,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失其效力。
    88  年上開規定有關刑度部分,與憲法罪刑相當原則尚無不符,未違
反比例原則。102 年修正公布之上開規定,一律以 1  年以上 7  年以下
有期徒刑為其法定刑,致對犯罪情節輕微者無從為易科罰金之宣告,對此
等情節輕微個案構成顯然過苛之處罰,於此範圍內,不符憲法罪刑相當原
則,與憲法第 23 條比例原則有違。此違反部分,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
,至遲於屆滿 2  年時,失其效力。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273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7 月 09 日
要  旨:
刑法第一百八十五條之四之「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罪」,其立法理由係為
維護交通安全,加強救護,減少被害人之死傷,促使駕駛人於肇事後能對
被害人即時救護,乃參考同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一項遺棄罪刑度而增設上
述罪名。該罪之成立,固不以行為人對於事故之發生應負過失責任為必要
,但仍以行為人對於事故之發生「非出於故意」為前提。蓋所謂駕駛動力
交通工具肇事,依文義係指「發生交通事故」、「發生車禍」而言,應屬
「意外」之情形,行為人如出於故意殺人、傷害、重傷害之主觀犯意,而
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死傷時,其死傷之結果,本可包括評價於殺
人罪、傷害罪、重傷罪及其加重結果犯之刑責內,行為人既以殺人、傷害
、重傷害之故意而駕車撞人,立法者本難對於行為人於殺人、傷害或重傷
害人後,仍留現場對於被害人為即時救護或採取其他必要措施之期待。若
對於行為人於殺人、傷害或重傷害人後,仍課以應採取與其殺人、傷害或
重傷害人本意迥不相容之救護或其他必要措施,並向警察機關報告之義務
,顯悖於事理。故其適用上,應限於車禍肇事之交通案件,亦即惟有以行
為人非因故意,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並於肇事後逃逸,始克成立。倘
行為人故意駕駛動力交通工具,以作為其殺人、傷害或重傷害人之犯罪方
法者,自與首揭罪名所指之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之情形有間,核與
刑法增設「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罪」之立法旨意亦有不符,而無成立上揭
「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罪」之餘地。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4年台上字第 257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4 年 08 月 26 日
要  旨:
駕駛汽車,本屬具有一定危險的行為,但因在現代社會生活中,已經難以
或缺,爰予容忍,乃設有種種汽車駕駛的交通規則,藉此遵守、產生互信
,而能彼此安全,學理上稱為信賴保護原則。然而,人類雖是理性的動物
,但不一定都完全依照邏輯過生活,違規者,依然所在多有,現實生活中
,自不免發生車禍,滋生諸多社會問題,社會大眾對於駕車肇事逃逸,咸
認「罪惡重大」,故於民國八十八年四月間,仿德國刑法第一百四十二條
設計規範,增定刑法第一百八十五條之四「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
死傷而逃逸」罪,屬抽象危險犯,據立法說明,目的在於「維護交通安全
,加強救護,減少被害人之死傷,促使駕駛人於肇事後,能對被害人即時
救護」,課以肇事者在場及救護的義務,既合情、合理,且有正當性,負
擔也不重,尤具人道精神,復可避免衍生其他交通往來的危險,符合憲法
第二十三條之要求和比例原則。可見本罪所保護的法益,除維護各參與交
通的眾人往來安全、避免事端擴大,和立即對於車禍受傷人員,採取救護
、求援行動,以降低受傷程度外,還含有釐清肇事責任的歸屬,及確保被
害人的民事求償權功能,兼顧社會與個人的重疊性權益保障。嗣因肇事者
常心存僥倖,「先跑再說」,而司法實務不乏輕判情形,尤其又有少數炫
富的年輕人,駕駛高價名廠跑車,疾速行駛肇事後,棄死傷者不顧而逃逸
的事件發生,引起社會公憤,經立法委員提案修正、總統公布,自一○二
年六月十三日起生效、施行,將原定的刑度「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提高為「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立法委員並要求主政的行政
機關,列為社會教育的一部分,多加宣導,期使國人建立正確觀念,認知
「車子就是一個武器」,仿美國法制,就此類犯罪,採取重刑主義嚇阻。
此外,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六十二條第三項前段規定:「汽車駕駛人
駕駛汽車肇事致人受傷或死亡者,應即採取救護措施及依規定處置,並通
知警察機關處理,不得任意移動肇事汽車及現場痕跡證據,違反者處新臺
幣三千元以上九千元以下罰鍰。」第四項規定:「前項駕駛人肇事致人受
傷而逃逸者,吊銷其駕駛執照;致人重傷或死亡而逃逸者,吊銷其駕駛執
照,並不得再考領。」運用行政罰和刑罰雙管齊下,形成一個嚴厲、綿密
的法律網,務必杜絕此類相對高危險,而卻企圖卸責的不良作為。
考諸此肇事遺棄(逃逸)罪,最重要之點,乃是在於「逃逸」的禁止,若
未等待警方人員到場處理,或無獲得他方人員同意,或不留下日後可以聯
繫的資料,就逕自離開現場(含離去後折返,卻沒表明肇事身分),均屬
逃逸的作為;而為確保公眾交通的安全,所稱「肇事」,當指客觀上的車
禍發生情形已足,不以行為人對於該車禍的發生,應負刑責為必要,此因
肇事責任歸屬,尚屬下一順位,需費時間,才能釐清、不爭。又為釐清責
任,並確保車禍中遭受死傷一方的權益,肇事的各方(按有時不祇對立的
雙方,甚至有多方的連環車禍),其對外關係,應構成一整體;具體而言
,非但駕駛人和汽車是一整體,而且駕駛人與其乘客也是一整體,例如:
駕車者臨停違規、下車離開,或車上乘客違規亂丟物品或隨意打開車門等
,一旦肇事而逃逸,無論車內違規的一方係親友或一般人員,對於受害的
另方,都應共同構成一整體,居於保證人的地位,全該當於本罪所規範的
肇事概念,此因該相關義務的負擔不重,業見上述,自當如此理解,才能
切合立法目的。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10年台上字第 61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10 年 07 月 08 日
要  旨:
所謂逃逸,係指離開事故現場而逸走之行為,駕駛人於發生交通事故致人
死傷時,應有在場之義務,至於駕駛人對於事故發生有無過失、被害人是
否處於無自救力狀態、所受傷勢輕重,則非所問。因此,交通事故駕駛人
雖非不得委由他人救護,然仍應留置現場等待或協助救護,並確認被害人
已經獲得救護,或無隱瞞而讓被害人、執法人員或其他相關人員得以知悉
其真實身分、或得被害人同意後始得離去。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