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學期刊
  • 社群分享
論著名稱:
行政調查與刑事偵查之證據共用關係(The Relationship of Sharing-evidence between Administrative Investigations and Criminal Investigations)
文獻引用
編著譯者: 洪兆承
出版日期: 2023.12
刊登出處: 台灣/成大法學第 46 期/113-184 頁
頁  數: 43 點閱次數: 395
下載點數: 172 點 銷售明細: 權利金查詢 變更售價
授 權 者: 洪兆承
關 鍵 詞: 行政調查刑事偵查不自證己罪特權令狀原則協力義務
中文摘要: 在現代社會中,立法者經常以行政和刑事複合的管制模式,以求能夠有效的打擊犯罪。故在程序上,行政調查與刑事偵查也經常並行為之,甚至也必須互相合作。然而由於行政調查和刑事偵查兩者目的不同,故所要求的程序保障也有可能發生差異。此時這樣的構造差異是否可能導致兩程序之間,在進行互相合作,譬如交換證據資料時,是否可能會導致原本需要適用刑事偵查程序才能取得的證據,變成可直接透過交換從行政機關處取得,而出現規避刑事訴訟程序的情形?若真的出現規避的情形,是否會進一步影響證據在刑事訴訟中的證據能力?此均為必須思考的問題。本文嘗試分析我國的相關見解,並以日本法作為比較對象,最後並試圖針對程序間證據可否共用的基準,提出一個解決的基本方向。
英文關鍵詞: Administrative InvestigationCriminal Investigationthe Warrant PrinciplePrivilege against Self-IncriminationObligation to Co-Operate
英文摘要: In modern society, legislators often use a combination of administrative and criminal control models to effectively combat crimes. Therefore, in terms of procedures, administrative investigation and criminal investigation often work in parallel, and even have to cooperate with each other. However, due to the different purposes of administrative investigation and criminal investigation, the procedural guarantees may also differ. Is it possible that such a difference may lead to circumvention of the criminal process when cooperating with each other, for example, in the exchange of evidence? Will such a situation cause the issue of the Exclusionary Rule in criminal procedure? This article attempts to analyze the relevant views in our country and Japanese law, and concludes with an attempt to propose a basic direction for resolving the issue for the mutual use of evidence between parallel procedures.
目  次: 壹、問題之發生
一、行政與刑事的並存的規制模式
二、行政調查與刑事偵查並行之必要性與問題
貳、我國學說實務現狀之檢討
一、程序類似性
(一)目的類似性
(二)手段類似性
(三)證據排除的相關討論
二、刑事關聯性
(一)合併觀察行政調查與刑事偵查程序的方法
(二)規範與事實的刑事關聯性及其內容
(三)拒絕協力機制與證據使用禁止
三、實務的討論
(一)早期的實務見解
(二)憲法法庭111年憲判字第1號判決
四、尚需釐清的問題
(一)對於程序類似性之見解
(二)對於行政調查與刑事偵查的關聯性之見解
五、小結
參、日本學說、實務的討論分析
一、學說實務討論的基礎:川崎民商事件
(一)事實關係與判決內容
(二)判決分析
(三)川崎民商判決的影響與尚待解決之問題
二、一律限制在刑事程序使用證據
(一)見解之分析
(二)相關批判
三、區別不同憲法原則下的證據使用禁止
(一)令狀原則與適用違憲
(二)不自證己罪原則與適用違憲
(三)迴避適用違憲的方法
(四)解決適用違憲的機制:強制禁止或使用禁止
四、「權限不得解為可以為了犯罪偵查而使用」之解釋
(一)以調查機關的主觀認定取證手段違法之見解
(二)否定需要特別處罰主觀的看法
五、小結
肆、本文見解
一、前提:我國與日本法的法制構造之異同與參考可能性
(一)不自證己罪原則規範模式的異同
(二)令狀原則規範模式的異同
二、進入查證與令狀原則:手段類似性
(一)是否適用令狀原則
(二)是否禁止證據利用
三、通報義務與不自證己罪原則
(一)處理模式的選擇基準:刑事關聯性
(二)規範的刑事關聯性:拒絕協力的權利
(三)事實的刑事關聯性:證據使用禁止及其範圍
四、調查機關主觀基準的採用必要
五、小結
伍、結論與展望
相關法條:
相關判解:
相關函釋:
相關論著:
洪兆承,行政調查與刑事偵查之證據共用關係,成大法學,第 46 期,113-184 頁,2023年12月。
返回功能列